35中文网 > 别后再爱 > 41 第 41 章
    听完向南的自我介绍,林夕愣在当场。她的新邻居?

    半晌后,才如梦初醒地问道:“你在搞什么鬼?什么时候搬来的?原来的住户呢?”

    向南面不改色地答:“我搬来一个多月,原来的住户自然是卖了房子,搬去别处了。”

    “……” 林夕上下打量他,柳眉轻蹙:“你搬到这里来做什么?”

    向南不答反问:“你说呢?”

    林夕沉默了:“既然你要住这儿,那我搬走。”

    向南无所谓地耸肩:“只要你人在帝京,我都找得到你。你搬去哪儿,我跟到哪儿。”

    林夕安静地盯着他,不说话了。

    清丽的素颜,连生气都那么好看,向南视线在她脸上仔细描摹,眼神带着几分透澈,似是要将她看穿,半晌后,低声说:“你若心无杂念,又何必躲我。”

    林夕沉默片刻,不怒反笑:“我只是不想跟一个讨厌的人抬头不见低头见。”

    向南墨黑的眸子里映着点点灯光:“什么都称心如意,那就不是生活。”

    “……你说完没?” 林夕不想再跟他逞口舌之快,作势要关门:“说完赶紧走,我要睡觉。”

    向南见状,没再出言刺激她,微微颔首,音色如水般温柔:“晚安。”

    话音刚落,林夕立刻砰地关上了门,站在门前陷入沉寂,看这样子,轻易是摆脱不得他了。只是,人都应该在对的时间做对的事,而在错的时间做对的事,只会让彼此都感到疲惫。

    就像当初他无视她的意愿,擅自破坏联姻,他根本不知道,她花了多久时间去做心理建设,花了多大力气去说服自己,那才是她该走的路。明明她都已经做好准备,去过那样的生活,可是他非要把她拽出来,非要强加他的意愿在她身上。

    就好比硬去救下一个寻死之人,却不去想人家活着要面对什么。

    隔天早上,林夕打算去工作室瞧瞧。她才刚推开门,对面单元的门就打开了,向南从里面走出来,步履沉稳,神色如常。

    这么巧?林夕若有所思地瞥他一眼,径直走过去摁下电梯的向下键,安静地等待。

    向南走到她右手边,和她并肩,轻咳一声:“去上班?”

    林夕充耳未闻,沉默地盯着那个红色,不断往上蹦的数字,丝毫没有要理他的意思。

    向南碰个钉子,安静了会儿,又尝试着找别的话题:“今天天气不错,小区里的桃树都生出花苞了,这里的绿化倒是做得很好……”

    还没等他说完,林夕已从手袋里摸出一条细长的耳机线,将两个小巧的耳塞塞进自己的耳朵眼里,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

    向南见状,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没再说什么。待电梯到了,他稍微伸手扶着门,让她先进去,自己再跟着进去,依旧站在她的右手边。

    两人都沉默着,窄仄的空间里异常安静,安静到他左耳隐隐听得见她耳机里的曲子,虽然听不清那咿咿呀呀的,唱的究竟是什么,但他心里却弥漫起一股无名的喜悦,和她听同一首歌,就像是跟她在分享着什么,哪怕听不太懂,但他也想要喜欢她喜欢的东西。

    所谓爱屋及乌,大抵就是如此吧。

    接连几天早上,林夕都是像这样在出门时被向南偶遇,其余时间,他倒是规规矩矩,没再来骚扰她。她出门的时间不固定,但他总能碰上,不用想也知道,他是在屋里等着她,见她出来再出门。

    前两次她还觉得有负担,时间一长,倒也习惯了,每次出门前她都先戴好耳机,以防被他没话找话聊。

    时间很快就到了阮桃芝订婚party那天。

    林夕在卧室对着梳妆镜化妆,忽然外面传来敲门声,她刷着散粉的手一顿,脑海划过的第一个念头,是向南。这个时间,应该没有谁会来找她,而且自从他搬到对面之后,除了那次自我介绍,他就没来骚扰过她,但她总觉得,他不会就那么善罢甘休,眼前的风平浪静,一定都只是暂时的假象。

    看吧,现在憋不住了吧,来敲门了。她没好气地走过去,拉开门,刚要出口责骂,一口气才提到嗓子眼儿,又硬生生地憋了回去:“你怎么来了?”

    傅夜司安静地站在门口,一身黑色西装衬得他脸色愈发苍白:“我来接你。”

    林夕无奈地莞尔:“我不是跟你说了,我让邵孟备了车,你不用这么麻烦,还专程绕路过来接我。”

    傅夜司淡淡地道:“我想来。”

    林夕安静了会儿,把门彻底拉开:“先进来坐吧,我还没准备好,你得等我会儿。”

    傅夜司微微颔首,迈步走了进去,林夕关门时,视线在对面的单元顿了顿,很快又移开,轻轻合上门。

    订婚party邀请的是桃芝的至亲和好友,另外还安排了特约的媒体到场,将喜讯正式传播出去,以示桃芝对韩昭的主权。

    林夕和傅夜司均以好友的身份受邀在列,仪式过后,桃芝拉着她到房间说话,表情有些戏谑:“你跟傅夜司,现在倒是走得很近嘛。”

    林夕没好气地嗔她一眼:“你以为这是因谁而起的?要不是你把我国外的号码给他,他也联系不上我。”

    桃芝扁了扁嘴:“我那不是看他可怜嘛。你想啊,有哪个男人能无条件地对一个女人那么好,可是他偏偏就做到了。你爱那谁不过十年,他爱你的时间,比这长多了好吧。”

    林夕沉默了下来,半晌后,扯开嘴角笑了笑:“我知道,有时我也会想,如果当初爱上的是傅夜司,就不会有这么多纠缠和麻烦。” 顿了顿,又无奈地耸肩:“不过现在说这些都晚了,我只打算专心地等移民办好,其他的不去多想。”

    桃芝叹口气,抚摸着左手中指上的黄钻戒指:“我今天太幸福了,所以也想你和我一样。其实只要你愿意打开心扉,试着接纳傅夜司,说不定你们有机会的,而且移民有什么要紧,大不了他跟一起出去呗。只要你肯开口,还怕他不肯陪你?”

    作者有话要说:美人们对不起,昨天晚上临时有事,安慰个朋友打电话一直说到十二点,然后才开始写。。。现在只写了这么多,先放上来,之后再慢慢给大家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