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网 > 别后再爱 > 第25章
    秋末,街道两旁零落着稀疏的梧桐树叶,人走过去,踩在上面,发出干燥的脆响。无弹窗小说网 www/86zhongwen/COM

    车轮飞驰,将不幸飘落到车道上的叶子结结实实地轧到粗砺的地面里,一辆路虎快速地驶进了掩映在翠松林里的私人会所。

    陆川停好车,走下来,他今天约了人在这里谈事,原因嘛,是为了他的小情人。因为工作关系,他认识了一个女孩子,对她感兴趣得紧,所以就把人给搞到手了。现在小情人需要换一份工作,他这不是找人帮忙来了。

    在包间刚坐稳,房门就被推开了,向南大踏步地走进来,边脱大衣,边抱歉地道:“陆局长,不好意思,路上塞了会儿车,来迟了。”

    “没关系。”陆川起身和他握了下手,两人寒暄了阵,他差人送了壶上好的茶过来,这才切入正题:“向主席,今天约你来,是想请你帮我个小忙。”

    向南对此早已有了心理准备,正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但凡政府部门的人主动联系,那几乎百分之百地有求于他,有的甚至只打个电话就来提要求,像陆川这样还会单独约出来见面的,已经算是非常客气。

    “陆局长有什么需要但说无妨,我一定替你办到。”做地产生意要跟无数的政府部门打交道,哪一个都得罪不起。

    陆川喝了口茶,这才慢条斯理地说:“向主席,不瞒你说,我有个朋友非常向往到你的公司上班,她现在也是在房地产开发公司,不过那个单位规模实在太小,和仁恒这样全国第一的地产公司根本不能相提并论,所以……”他说着顿了顿,微一扬眉:“不知道向主席的公司最近有没有什么招聘计划?”

    朋友?能让陆川主动来找他帮忙的,一定不是普通朋友,只是从他的叙述上,他不能判断对方是男是女。

    向南黑眸里透着了然:“我猜这个朋友跟陆局长一定交情匪浅,才能让陆局长亲自出面帮忙,既然这样,那我肯定义不容辞,仁恒就算没有招聘计划,也一定会为陆局长的朋友专门出一个职位。只是不知道,陆局长的朋友对工作岗位有没有什么要求?”

    陆川也不怕实话实说,向南在商场摸爬滚打多年,应该早就对这些事见怪不怪了:“我朋友是个女孩,现在是做文案,她想多学点东西,所以最好是能够对职业生涯有提升的职位,这一点还请向主席看着办,我只有一个要求,就是不能太辛苦。”

    女孩?含义不言而喻了……

    向南虽猜测过这个可能,不过亲耳听到,内心还是极度复杂。如果那个女孩是他的情人,那林夕这个女朋友对他来说,算什么呢?还有,他现在莫非是脚踏两只船?

    心思里的那点百转千回全藏在薄薄一张脸皮底下,他扯开嘴角,微笑地点头答应:“陆局长,你放心,这件事一定给你办妥。”

    陆川一笑:“那我就先谢过向主席了。”

    向南颔首笑道:“不客气。”

    说话间他盯着茶杯里,在沸水中逐渐舒展开的茶叶,和杯口袅袅蒸腾的热气,不禁有些走神。

    林夕对陆川,究竟是抱着一种什么样的心态在交往?他不信她会那么快地就爱上别人,但是,也许,她是喜欢陆川所以才同意跟他交往?

    思及此处,他胸口又有些犯堵,堵得莫名其妙。明明都已经跟她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了,为什么还是会在意,会想起她,以及跟她有关的事?

    有些烦躁地压下心里那股异样,他寻思既然两人已经形同陌路,那她的男朋友在外面养了小情人这件事,也轮不到他去替她担忧,甚至是去告诉她。

    陆川见向南盯着个茶杯陷入沉思,略作思索,便猜到他可能在想些什么。他和林夕约会,被向南撞见过一次,估计他正琢磨三人之间的关系呢。

    清了清嗓子,他笑问:“不知道向主席对我女朋友的身份可有了解?”

    向南回过神来,沉沉地一笑,摩挲着茶杯壁的手指修长匀净,骨节分明:“前阵子听说林市长邀请陆局长去他家做客,想必林夕就是林市长的千金了。”

    陆川唇角的笑意更深:“向主席果然是明察秋毫。”

    略微停顿,他继续道:“我跟林夕是以结婚为前提在交往,所以不想节外生枝,有些事情上不了台面,那就继续让它留在台下好了。”

    言下之意,他养小情人这件事,绝对不能公开。事件本身并不严重,但是一旦公开,伤了陆林两家的面子,那才是大事。

    “陆局长你放心,这件事除了你跟我,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

    *

    很快向南就把陆川的需求安排下去。从简历上看,他那个小情人叫做今夏,刚毕业没多久,只是个小姑娘,之前做的是文案,专业跟建筑也不对口,若是按正常招聘流程,仁恒不大会考虑录用她。

    但看在陆川的面子上,他便增设了一个首席建造师助理的职位,让她跟着牛人,可以多学东西,至于辛苦程度,就要看个人的觉悟了。若是真心想学,求上进,势必会辛苦,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若是想混日子图轻松,倒也可以,仁恒还养得起个把闲人。

    跟着他把简历转给人事部,言语间稍微提点了下,人事部的经理就心领神会了,知道这次面试只是走个形式,其实都内定好了。

    交代完,向南转身要出人事经理的办公室,手都搭上门把手了,又停下来:“面试最后,留三分钟时间给我,我想亲自见一见她。”

    什么?向主席要亲自面试?人事经理错愕中连连点头答应,向南这才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他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提了这个要求,心里有种冲动,想要见见这个叫今夏的女孩,她是陆川的情人,而陆川,是林夕的男朋友,甚至以后的丈夫。

    陆林两家的孩子在谈恋爱,这在政界圈内,已经是半公开的秘密了,大家都说如果没有什么意外,喜讯应该很快就会传来。这也就意味着,林夕以后,只属于那个姓陆的男人。

    向南回到自己办公室,往皮椅上一坐,跟着又焦躁地站起来。想到万一林夕真答应跟陆川结婚,他胸口就跟压上千斤巨石一般,快要喘不过气。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反应。自从林夕离开,他想起她的次数甚至超出了过去十年的总和,在家的时候会想起她,然后想起她已经不住在这里的事实,工作中偶尔恍惚时会想起她,想起曾经跟她熬夜加班到天亮,赶完一个案子的痛快。

    他怀念那样的日子,他担心她面临的婚姻,他犹豫着要不要告诉她,陆川在外面有情人。向南心中忽然滑过一个念头,自己会有这些反应,莫非是,喜欢她?

    不可能。

    从十年前开始,他就一直处于被动的状态。当初救她只是本能,没想过要她回报,可是她却找到他,对他好。那时她性格乖张,字典里没有低调两个字,对他示好的方式简单强硬又粗暴,让他感觉很不自在。

    她总是张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年轻富有朝气的面庞上神采飞扬,一口一个我喜欢你,那是他觉得肉麻而难以启齿的话,却被她用得如同一个平常的问候。他下意识地就排斥她,也不觉得她是真喜欢他,只是对救命恩人的错觉罢了。

    救她那年他二十五岁,研究生毕业,刚参加工作,她就常来他的单位等他。那个年头手机还没有彩屏,能用得起的,已经是家境还不错的。

    她却天天搭着或奔驰,或保时捷地来他们单位楼下,穿一身时髦的衣裳,露着两条修长笔直的腿,倚在车边塞着耳机百无聊赖,引得楼上他的同事都起哄调侃,让他赶紧从了她。

    于是他更反感了,就严肃地批评了她。自那以后,她听话地收敛了很多,他也就没再多说什么,放任她出没在自己身边。

    可他怎么也没想到,之后事态就像脱轨的火车,失控地演化到了温暖嫁人。就像那句话说的,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你的生命里会闯入一个人,然后这个人彻底地改变了你的一生。

    在他最痛苦消沉的那段时间,林夕像牛皮糖一样地黏着他,怎么甩都甩不掉,无论他躲到哪里,她都能找到他,无论他用多么恶毒的字眼告诉她,他对她根本没兴趣,她还是锲而不舍,百折不挠,她还是张着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告诉他,她爱他,神情专注而认真,像在述说一件重要的事。

    那时他绝望地想,也许只有杀了她,才能摆脱她了。

    可是他不能。

    最后僵持角力的结果,是她赢了,他终于不再反抗,因为那根本没有用。

    而且一部分的他已经被她软化,她就像个妖精,披着张天使的皮,却专行魔鬼的事。她总是能在那双清澈无辜的眼睛里,放射出妖娆魅惑的光来,轻易地就勾动他的欲念。而她的身体就像最上等的罂粟,散发着诱人的媚香,令他迷失其间,流连忘返,停不下来,也根本不想停。

    既然他控制不了自己身体的反应,那部分机制根本就不存在于理性里,他就只能控制自己的心。反正他也不想再爱上任何人,反正像林夕那样身份的女人,根本不可能跟他有结果,他也不认为她真的爱他,只是一时贪图他新鲜好玩,贪图她征服不了他。

    既然如此,那就在一起吧,互相利用,互相压榨,不再去想明天。

    然后就转瞬十年。

    谁也没有想到,两人竟会纠缠了那么久,他已经说不清对她是什么感觉。

    什么是喜欢?什么又是爱?

    他分不清楚,也许对她只是习惯。

    现在还多了恨。要是没有她,他的生活也许会是完全不同的光景,温暖也不至于被他连累,嫁给一个不爱她的人,平白浪费十年光阴。

    苦涩地勾了下嘴角,跟林夕的这笔糊涂账,也许早就算不清了。

    落地窗外,夕阳正在慢慢沉降,最后一抹余晖也逐渐被黑暗吞噬,像在走入什么结局。

    向南在窗前枯站了许久,直到他的手机响起,拿起来一看,是温暖。自从上次他一时冲动,说出要两人交往的话之后,她就时常会打电话给他。

    他接起来,语气平仄:“什么事?”

    “……”那头顿了顿,才答:“你忘记了么?今天是我生日,你说过要回来陪我过的。”

    作者有话要说:本章主要是南叔内心独白,从他的视角看一下十年前的事。今夏已经出场了,离虐南叔还会远吗?

    ps:看到有美女在问,会不会发生男主女配睡觉的情况,77大声地说,必须不会啊,如果睡了,欢迎你们来把作者的头摁进猪粪里。

    下次校花的贴身高手,明晚八点,不见不撒哟╭(╯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