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网 > 别后再爱 > 第13章
    召开临时董事会的通知来得突然,并且林夕已经私下联络过其他董事,确定他们都能参加之后,才把邮件出来,这让向南骑虎难下,不得不出面主持——

    他走进会议室时,董事会所有成员都已经坐在里面,第三顺位的持股人,国外某知名投资银行的代表——许喆就坐在林夕身边,两人贴得极近,低声在耳语什么,林夕唇边一直勾着极浅的笑意。无弹窗小说网 WWW.86ZHONGwen.com WWw..cc

    向南不由皱了下眉,轻咳一声,她才抬起头来。

    两人视线在空中相撞,林夕收敛了笑意,安静地望着他,向南凌厉地扫了她一眼,明显含着压抑的愤怒——她趁他毫无防备,杀他个措手不及,这已经是极大地触怒了他,现在又和许喆走得这样近,要知道许喆背后的投资银行,可是一直打着收购仁恒的算盘。

    林夕见主角已经到场,便清了清嗓子,环视一周,平静地说道:“今天请大家来,是想让大家评估一下仁恒最近的一个投资项目,关于朗廷酒店集团的,有没有继续执行的必要。项目的具体进度,还要麻烦向董给大家详细说明一下。”

    向南只能咬着后槽牙,皮笑肉不笑地接过了她的话茬,把项目计划和进度给董事会全体成员做了次详细的汇报。大家都只当他启动这个项目是为了赚钱,没有谁猜到他背后真实的目的。

    汇报完毕后,董事们各自表意见,虽然他们大体上肯定这个项目赚钱的可能性,以及钦佩向南资本运作的能力,但是先执行这个项目需要庞大的资金,对仁恒的现金流来说,是个很大的挑战,尤其是沪城竞标在即,万万不能冒这个险;其次仁恒一向专注地产开,没有涉足过酒店投资,贸贸然地去跨界,有点本末倒置之感,董事们普遍觉得信心不足。

    最后投票,董事会否决了这个项目——对此结果,向南并不意外,但凡脑筋稍微正常点的,都不会支持他,更何况林夕肯定已经私下跟他们打过招呼了。

    散会后,林夕坐在位置上没动,向南站在会议桌的尽头,待董事们都走光之后,他才猛地关上门,咬牙切齿地问:“为什么要这么做?”

    林夕淡淡地抬眼:“因为我不想你做蠢事。”

    “不想我做蠢事?”向南嗤笑,眸中怒火渐盛:“我看分明是你为了一己私欲。口口声声说为公司好,其实是不想让我逼傅夜司跟温暖离婚。”

    林夕安静地坐着,既没承认也没否认,视线轻轻落在他身上,澄澈得没有一丝杂质。她的出点的确是为仁恒,不过随之带来的其他结果,也是她喜闻乐见的。她不是圣,:/召开临时董事会的通知来得突然,并且林夕已经私下联络过其他董事,确定他们都能参加之后,才把邮件出来,这让向南骑虎难下,不得不出面主持——

    他走进会议室时,董事会所有成员都已经坐在里面,第三顺位的持股人,国外某知名投资银行的代表——许喆就坐在林夕身边,两人贴得极近,低声在耳语什么,林夕唇边一直勾着极浅的笑意。

    向南不由皱了下眉,轻咳一声,她才抬起头来。

    两人视线在空中相撞,林夕收敛了笑意,安静地望着他,向南凌厉地扫了她一眼,明显含着压抑的愤怒——她趁他毫无防备,杀他个措手不及,这已经是极大地触怒了他,现在又和许喆走得这样近,要知道许喆背后的投资银行,可是一直打着收购仁恒的算盘。

    林夕见主角已经到场,便清了清嗓子,环视一周,平静地说道:“今天请大家来,是想让大家评估一下仁恒最近的一个投资项目,关于朗廷酒店集团的,有没有继续执行的必要。项目的具体进度,还要麻烦向董给大家详细说明一下。”

    向南只能咬着后槽牙,皮笑肉不笑地接过了她的话茬,把项目计划和进度给董事会全体成员做了次详细的汇报。大家都只当他启动这个项目是为了赚钱,没有谁猜到他背后真实的目的。

    汇报完毕后,董事们各自表意见,虽然他们大体上肯定这个项目赚钱的可能性,以及钦佩向南资本运作的能力,但是先执行这个项目需要庞大的资金,对仁恒的现金流来说,是个很大的挑战,尤其是沪城竞标在即,万万不能冒这个险;其次仁恒一向专注地产开,没有涉足过酒店投资,贸贸然地去跨界,有点本末倒置之感,董事们普遍觉得信心不足。

    最后投票,董事会否决了这个项目——对此结果,向南并不意外,但凡脑筋稍微正常点的,都不会支持他,更何况林夕肯定已经私下跟他们打过招呼了。

    散会后,林夕坐在位置上没动,向南站在会议桌的尽头,待董事们都走光之后,他才猛地关上门,咬牙切齿地问:“为什么要这么做?”

    林夕淡淡地抬眼:“因为我不想你做蠢事。”

    “不想我做蠢事?”向南嗤笑,眸中怒火渐盛:“我看分明是你为了一己私欲。口口声声说为公司好,其实是不想让我逼傅夜司跟温暖离婚。”

    林夕安静地坐着,既没承认也没否认,视线轻轻落在他身上,澄澈得没有一丝杂质。她的出点的确是为仁恒,不过随之带来的其他结果,也是她喜闻乐见的。她不是圣人,不会因为温暖丈夫出轨处境可怜,就要帮她离婚。那样的话,她该何去何从?

    向南见她只是望着他,什么都不说,像是默认了他的指控,顿觉怒海滔天。他以为自己算无遗策,可是万万没有想到,离他收购朗廷股票的计划,只差最后一步,最后却硬生生地断送在一向支持他的她手里,让他怎么咽得下这口气?!

    嘴角恶意地向上勾起,他语带讥讽:“你以为温暖离不了婚,我就会爱你么?”

    林夕怔怔地望着他,向南冷笑着,声如寒冰,一字一顿:“这辈子都不可能。”

    有什么东西一下子在心里碎掉了,林夕眼眶酸,放在桌下的双手死命绞做一团,面上却咬着牙关强撑起笑:“我知道你不会爱我,那么就这样恨我也无妨。”说完站起身,掐着掌心挺直脊梁,深吸口气,逼退欲夺眶而出的眼泪,从容地擦过他身边——如若不能爱,有恨也是好。

    走出会议室,电梯口前,许喆正倚在墙边,好整以暇地望着她。

    其他董事都走了,唯独他一人留在这里,还是这副模样,分明是在等她。林夕吸一口气,表情恢复如常,摁下电梯的向下键,许喆直起身子,走到她旁边,和她并肩站着,刚才她出会议室那一瞬间,他分明看见她眼眶红。

    两人都没开口,等到进了电梯,许喆才问:“吵架了?”

    林夕视线笔直地望着前方:“许董,这是我的私事,我不想谈。”

    许喆耸了耸肩,似乎对她的直接并不在意:“好,不谈私事,那我们谈谈公事。”

    林夕疑惑地转过脸看向他,许喆继续说道:“如果哪天你想卖掉手上的仁恒股份,可要第一时间找我,我很有兴趣。”

    林夕无奈地摇摇头:“我都拒绝过你多少次了,股份我不会卖。”

    许喆笑笑:“此一时彼一时嘛。你搞出今天的会议,不也是为了否决向南的决策么?要知道以前你可是一直站在他那边,你们股份加起来过半数,等于所有的决策都是他做主,要是你不站在他那边,这个公司谁是老大可就说不准了。”

    林夕安静了会儿:“虽然我每次都无条件支持他,在你看来很像站队,但他哪一次让股东失望过?今天我只是认为他这一个项目不合理才召集的会议,不代表我对他的能力有质疑,更不代表我想卖股。”

    “万一以后你想呢?”许喆撇了撇嘴,轻轻笑道:“未来的事谁都说不准,等你哪天想了,记得打我电话。”

    董事会后,向南心情极度恶劣。

    他手握百亿资金,却被林夕扼住咽喉,无法向朗廷起进攻,结果到头来,他还是无法为温暖做任何事,他还是和以前一样没有用。

    而且他千算万算,都没算到会是林夕在背后捅他一刀。

    因为这层隔阂,两人的关系降至冰点,虽然仍住在同一个屋子,抬头不见低头见,但向南本就话少,加上林夕也不再主动找话题,几乎就没有了交流。

    向南的舅舅陈立民作为cfo也出席了董事会,会上剑拔弩张的气氛让他意识到小南和夕夕出了问题,加上之后林夕嘱咐他,以后但凡财务上的支出,都要问过她的意见,就更加让他肯定了这点。

    于是他把这个情况和自己的妹妹,也就是向南的母亲,陈立青说了下。陈立青关心儿子的终身大事,趁着周末就赶紧给林夕打电话了,让她到她那儿去吃个便饭,顺便打听一下两人是怎么回事。

    林夕在接到陈立青电话时很是意外,对于她的邀请,她犹豫着要不要答应。早年她多了心眼儿,为了让向南喜欢自己,她有刻意去讨陈立青欢心,哪里知道陈立青越是喜欢她,越是在向南面前说她的好话,向南就越是讨厌她。

    以至于后来,他警告她,让她别再去缠着他妈妈,别妄想通过他妈妈来达到操纵他的目的。

    自那以后,她就不敢多见陈立青了,偶尔去陪陪她老人家,也都是偷偷摸摸地,不让向南知道,免得他又认为她在使什么坏心眼儿。

    不过陈立青平时很少打电话来主动要求什么,总是考虑两个孩子忙,是做大事的人,不能因为自己寂寞就老想着霸占人家的时间,所以现在她难得给林夕打来电话邀请她过去吃饭,林夕不好拒绝,只能答应下来。

    向南给陈立青买的别墅在城郊,邻近温泉疗养院。林夕到时,太阳还没完全落山,沉金色的光线把树的影子在地上拉得老长。

    客厅里陈立青备了普洱茶,林夕进门时她热情地上来迎接,两人坐到沙上拉着手话了会儿家常。林夕是喜欢陈立青的,朴实本分,待人和蔼,就算儿子再有钱,她也还和从前一样,保留着质朴的初心。

    聊一阵之后,陈立青见寒暄得差不多,便小心翼翼地试探道:“夕夕,我听小南舅舅说,你们在闹矛盾?”

    换做以前,林夕定会笑着敷衍,说我们没事,只是闹着玩儿的。但现在她笑不出来,也不想再说违心的谎话,那样令她累得慌。

    轻点下头,她垂着眼说:“嗯,因为一些事,我跟他大吵了一架。”

    陈立青疑惑:“到底生什么事了?”

    林夕咬着下唇,欲言又止,陈立青有些心急,抓过她的手握在掌中:“夕夕,你就跟阿姨说说,你知道的,阿姨没把你当外人。”言下之意,她早已经把她当成媳妇儿看待。

    林夕迟疑片刻,还是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给陈立青说了一遍。这些话她断然不敢和自己父母说,说了那还了得。现在愿意讲给陈立青听,一来是想倾诉,吐吐苦水,二来也是希望她作为长辈,可以开导下自己,顺便给她出出主意。

    陈立青文化程度不高,很少在网上看新闻,就更别提八卦新闻了。当她听到两人的矛盾和温暖的婚姻有关时,脸上是一副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的表情。好半晌她才把这些信息消化掉,一拍大腿:“小南也太不像话了!等他来了我非得好好训训他!”

    林夕忙阻拦:“阿姨您别这样,向南本来就不喜欢我拿您去压他,您要再说他,只会让他更讨厌我。再说,这也不是您说两句就能说通的事儿。”

    陈立青长叹一口气,拍拍她的手,安抚道:“你放心,这件事阿姨一定给你做主,不过你要答应阿姨,不要放弃小南,好吗?”

    林夕望着她的目光有些迟疑,一时竟无法回答。她和向南,现在已经变成最熟悉的陌生人,留在盛世和他相处的每一天,都是无声的煎熬,她实在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撑下去又会有怎样的结局。

    陈立青看出她的犹豫,心揪起来。她了解林夕的性格,这个丫头要强,报喜不报忧,能像今天这样把她的困难都摊开说出来,表明已经到了极限。她不由扼腕叹息:“唉,这都怪我,都怪我。要不是因为我,小南不会变成这样。”别后再爱

    ———————————————————————————————

    第13章完,您可以返回indexhtml

    别后再爱最新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