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网 > 别后再爱 > 第11章
    近日,朗廷酒店连续爆出多起负面新闻,涉嫌性服务,酒店机密数据外流等,股价也随之大幅下挫——林夕连续盯了几日朗廷的股票,寻思这朗廷出事,就在温暖跟向南说要离婚之后,未免太过于巧合。(w-w-w.86zhongwen.c-o-m) WWw..cc

    如果她去问向南这件事是不是他操纵的,他肯定不会说实话,本来他就不愿跟她多谈。但是要她放任不管,她又隐隐有些担忧。仁恒和朗廷,那都是航母级的公司,航母和航母火并,伤敌一千也要自损八百。

    找个时间,她让邵孟载着她去了趟仁恒总部,事先没通知任何人。所以当她敲响cfo陈立民的办公室大门时,对方吃惊得差点把眼镜掉下来。

    陈立民年过五十,瘦小而刻板,脸上有着和数字打惯交道的严谨,身上穿着藏青色的中山装,天气再热,领口的第一颗扣子也是系得严严实实。

    他要走在路上,没人会多看他一眼,谁都想不到这个瘦小的老头,每年经过他手的资金,全是以亿做单位。

    “夕夕,你怎么突然来了?”陈立民是向南的舅舅,以前就是做财务工作,向南开始创业后,就请他入伙替他们管账。对林夕他自然不陌生,尽管她是董事,私下里他还是像原来那样喊她。

    “陈叔。”林夕带上身后的门,走到陈立民桌前坐下,微笑着说:“我很久没来公司了,今天心血来潮,就过来转两圈,顺便看您有没有空,一起吃个饭。”

    因为是到公司,她穿的是正式的西服套裙,原本飘逸的长也齐整紧实地梳在脑后,扎成一个髻,看上去利落干练,平添几分气势。

    陈立民见到她倒是高兴,刻板的脸上露出个很浅的微笑:“好啊,你来小南知道吗?要不中午咱仨一起吃罢。”

    林夕微微摇了摇头,淡淡地笑道:“不,他不知道,我没告诉他。”

    “……”陈立民无言地注视着她。莫不是她和小南出了问题?不过他俩的关系,陈立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向南对这个话题总是讳莫如深,不喜欢被人问起,时间久了他就清楚那是他的雷区,所以也没再去刨根究底。反正在他眼里,俩人就是恋人关系。

    林夕见陈立民陷入沉默,心知他在想些什么,便纠正道:“陈叔,我是为公事来的。”

    公事?

    陈立民微微抬头,思维飞地转着。为公事来,又不告诉小南,反而直接找到自己,究竟是怎么回事?

    林夕安静地注视着他,唇边勾着浅浅的笑。财务意味着资金,资金就等于战争时期的粮草,行军作战,兵马,:/近日,朗廷酒店连续爆出多起负面新闻,涉嫌性服务,酒店机密数据外流等,股价也随之大幅下挫——林夕连续盯了几日朗廷的股票,寻思这朗廷出事,就在温暖跟向南说要离婚之后,未免太过于巧合。

    如果她去问向南这件事是不是他操纵的,他肯定不会说实话,本来他就不愿跟她多谈。但是要她放任不管,她又隐隐有些担忧。仁恒和朗廷,那都是航母级的公司,航母和航母火并,伤敌一千也要自损八百。

    找个时间,她让邵孟载着她去了趟仁恒总部,事先没通知任何人。所以当她敲响cfo陈立民的办公室大门时,对方吃惊得差点把眼镜掉下来。

    陈立民年过五十,瘦小而刻板,脸上有着和数字打惯交道的严谨,身上穿着藏青色的中山装,天气再热,领口的第一颗扣子也是系得严严实实。

    他要走在路上,没人会多看他一眼,谁都想不到这个瘦小的老头,每年经过他手的资金,全是以亿做单位。

    “夕夕,你怎么突然来了?”陈立民是向南的舅舅,以前就是做财务工作,向南开始创业后,就请他入伙替他们管账。对林夕他自然不陌生,尽管她是董事,私下里他还是像原来那样喊她。

    “陈叔。”林夕带上身后的门,走到陈立民桌前坐下,微笑着说:“我很久没来公司了,今天心血来潮,就过来转两圈,顺便看您有没有空,一起吃个饭。”

    因为是到公司,她穿的是正式的西服套裙,原本飘逸的长也齐整紧实地梳在脑后,扎成一个髻,看上去利落干练,平添几分气势。

    陈立民见到她倒是高兴,刻板的脸上露出个很浅的微笑:“好啊,你来小南知道吗?要不中午咱仨一起吃罢。”

    林夕微微摇了摇头,淡淡地笑道:“不,他不知道,我没告诉他。”

    “……”陈立民无言地注视着她。莫不是她和小南出了问题?不过他俩的关系,陈立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向南对这个话题总是讳莫如深,不喜欢被人问起,时间久了他就清楚那是他的雷区,所以也没再去刨根究底。反正在他眼里,俩人就是恋人关系。

    林夕见陈立民陷入沉默,心知他在想些什么,便纠正道:“陈叔,我是为公事来的。”

    公事?

    陈立民微微抬头,思维飞地转着。为公事来,又不告诉小南,反而直接找到自己,究竟是怎么回事?

    林夕安静地注视着他,唇边勾着浅浅的笑。财务意味着资金,资金就等于战争时期的粮草,行军作战,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是用兵的原则,放到现在也一样。

    向南如果有什么谋划,财务这边一定会留下痕迹。

    “陈叔,最近公司的钱是怎么用的,麻烦您给我讲一下吧。”林夕的语气虽是客气的,但态度却是不容置喙,陈立民本是长辈,也不得不打起精神,把自己的显示器屏幕转向她,仔细讲解每一条财务上的支出。

    越听,林夕的脸色就越难看。

    时近中午,陈立民才汇报完毕,见林夕两条秀气的柳眉微蹙,不由问道:“有哪里不对吗?”

    林夕立刻敛了不安的神色,换上明媚的笑容:“没有,陈叔您做得很好。”

    陈立民哪里会不知道她这是在给他打马虎眼,不过见她不愿详谈,也就没有追问。他只是财务,负责和记录资金,至于打仗的策略,比如该打哪里,该怎么打,这些不在他的决策范围以内,所以他也不好多问什么。

    “陈叔。”林夕忽然开口,眉目中带着恳求:“我来问过公司财务的事,您先别告诉向南,之后我会找时间跟他谈谈的。”

    陈立民点点头,答应下来,没问为什么。这姑娘的年纪不大,都可以当他女儿了,但是脑子却拎得很清楚,不会做无缘无故的要求,而且向南打下的这片江山,也有她一半的功劳,她绝不会做出危害公司的事情,也就没必要多问。

    林夕从位置上站起来,莞尔一笑:“既然公事谈完了,那么我们去吃饭吧?”

    陈立民连声说好,把办公桌上的东西收拾规矩,拿手掌熨了熨中山装衣襟的褶子,这才带着林夕出门:“想去哪里吃?”

    “员工食堂吧,不知道味道好不好。”林夕调皮地眨一眨眼:“我这个当老板的还是应该亲自去体验下,要是不好,可得差人改进。”

    于是陈立民把她带到了员工食堂。cbd总部这幢楼是向南后来买的,那时林夕已经处于幕后状态,偶尔来这边,也只是为了参加董事会以及股东大会,还没在食堂吃过。

    时间正好是饭点,食堂里人头攒动,陈立民和林夕一人拿一只托盘,老老实实地跟在一条队伍后面排队。身边川流的员工中,有认出陈立民的,都微笑点头地跟他打招呼,然后看一眼旁边面生的美女,好奇,但又不敢问她是谁,只好揣着一肚子疑问走了。

    像陈立民这样的一把手,就跟古代皇帝身边的辅似的,官拜一品,位极人臣。好多基层员工都不知道他长啥样儿,稍微官大点儿的,认识他的,也就好意思跟人打个招呼,哪还敢去八卦那美女的身份,只不过瞅着陈立民对她的态度,能肯定她来头不小。

    这头两人打上饭菜,寻了个地儿坐下吃饭,那头就已经有好事之徒开始八卦了。

    陈立民办公室和向南的同在顶层,有人颠颠地跑上楼来找陈立民的特别助理打听这个事情,于是两个大男人低声细语地朝卫生间走,捡个方便说话的地儿。

    “喏,哥们儿,我照片都拍了,你看看这谁啊?怎么这么面生?陈总竟然带着她去食堂吃饭,该不会是他女儿吧?长得不像啊。”

    特助仔细看了看偷拍的照片:“不是,这应该是公司的执行董事之一,之前她来开董事会时瞥见过一次。”

    “不是吧?!这么年轻漂亮,竟然是我们的董事?!”

    “是啊,人命好。”

    “靠!哪个男人要是娶了她可真是有福,少奋斗一辈子不说,关键有那脸和身材,是个正常男人看了都想压一回,死也甘愿。”

    “你丫闭嘴吧你,这么好的货能轮得到你?!”

    厕所隔间的门,吱呀一声,开了,向南从里面走出来,脸色铁青。

    门口洗手台前两个男人听见响动,往里一瞧,登时站直了身子,呆若木鸡:“向……向董……”

    向南几个大步跨到他们跟前,陈立民的特助他认识,所以朝着陌生的那个伸出手,低沉的声线里压抑了愤怒:“手机!”

    那男的根本不敢怠慢,哆哆嗦嗦把自己手机递过去,向南调出相册,把他偷拍的林夕照片删了个底儿朝天。一听他们谈论年轻漂亮的董事,他就猜出是在说林夕,哪想到两人后面竟扯到那方面去,听得他额头青筋直跳。

    林夕的身体有多美妙只有他一个人知道,要是换成其他男人压她,他连想一下都要失控。那种排山倒海的愠怒,令他第一次在员工面前丧失理智,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你哪个部门的?什么名字?工号多少?”

    那男的缩得跟鹌鹑似的,声音一抖一抖地报出自己的信息。

    “给我滚,以后不要让我再看到你!”

    那男的就迅地滚了,跟着向南看向特助,目光如剑,冰冷锋利:“看在陈立民的面子上放你一马,以后再让我听到这种污言秽语,就给我卷包袱滚蛋!”

    撵走那两人之后,向南立刻给林夕打电话,沉声命令:“马上到我办公室来。”

    林夕一头雾水,正好饭也吃完了,就和陈立民一起回了顶楼。向南办公室在另一侧,两人就在电梯前分开了。

    在门上轻轻敲了两下,她才推门进去,向南正站在落地窗前,听见声音转过头来,视线在她身上,上上下下地打量了好半晌,才生硬地吐出一句:“你穿成这样跑到公司来干什么?”

    林夕有点不明白他这句问话的重点是为什么她穿成这样,还是为什么她跑到公司来。不过她还是低头看了下自己的着装,浅灰色的西装套裙,里面穿的白衬衣,非常得体,应该没问题。

    向南见她低头看自己衣服,不由在心里叹气。她要是能看出问题那才叫有鬼了,男人的性|幻想他了解,这种ol的制服也是激男人性趣的其中一种,要的就是那种保守刻板的外皮下,绽放的妖娆和性感。

    林夕轻咳一声,回答他的问题:“我来公司跟陈叔吃个饭。”

    说起这个向南脸色就变了,双手抱在胸前,尾音上扬:“就这么简单?”盯着她的视线里,是满腹狐疑的不信任。

    林夕沉沉地望着他,原本从财务那里了解到的事,她是打算等他回家时再问的,不过现在问也不失为一个时机。这么想着,她就直接说了:“我还跟陈叔打听了些事儿,公司最近财务的支出,花在了一些很奇怪的方面。”

    向南勾起嘴角:“怎么突然有空关心起公司的运作来了?”

    “我是公司的董事,自然有关心的立场。”林夕咬了咬后槽牙,肯定地说:“朗廷的事,是你策划的。”别后再爱

    ———————————————————————————————

    第11章完,您可以返回indexhtml

    别后再爱最新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