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网 > 别后再爱 > 第6章
    暖暖……

    会被向南这么亲昵地存在手机里的,只有一个人——可是她这么晚打来做什么?

    林夕来不及细想,下意识地就拿起手机,按住挂断键滑动,如愿以偿地停止了铃声。无弹窗小说网 www/86zhongwen/COM WWw..cc

    屏幕退回到锁屏状态,她捧着手机,指尖还心有余悸地颤抖,脑子里一片乱麻。她不敢想象,要是让他接到这通电话,两人重新联系上,会有怎样的后果。

    “你拿我手机做什么?!”

    向南不知什么时候洗完澡了,站在门口,冷眼看着她。他只在腰间围了条白色的厚浴巾,贲张的麦色腹肌上还残留着未干的水珠,刘海吹得半干,软软地垂在额前,半挡住眼睛。

    林夕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微笑:“刚才收东西不小心把你手机撞掉了,给你捡起来。”

    向南打量她一眼,心中揣摩着她这话的可信度。林夕向来狡猾诡谲,当初表面上跟温暖做朋友,实际上是为了要离间他们的恋情,她还刻意把温暖带进她的圈子,让温暖错误地去幻想那些她根本无法负担的东西。

    年纪小小就操纵人心至此,让他怎么能轻信她?

    几个大步上前,将手机从她掌中夺回,向南看了眼锁屏的状态,有密码保护,料她也玩不出什么花来:“以后别随便碰我东西。”

    林夕见他没现异样,暗自松了口气:“知道了。”

    谁知下一秒,手机就又响了。

    两人视线同时落在手机屏幕上,来电人依然是,暖暖。

    向南望着那个十年没有出现在他来电屏幕上的名字,陷入沉默。林夕咬住下唇,忐忑地观察向南的神色。这通电话,他到底会不会接?

    铃声催促地一直响,向南始终没有动作,墨黑的眸子里,重重叠叠,是望不穿的迷雾。当初分手的情景仍历历在目,中间的十年恍如白驹过隙,只是一瞬,像电影里那些可以被快进的片段。

    彼时她那么决绝,现在又打来做什么。

    但这些年来他始终没换号,显然温暖也和他一样,保留着当初的号码。潜意识里,他也许希望有天,温暖会像现在这样打来。

    而且在这个时间,应该是生了什么事。

    向南拇指下按,滑动,将电话接起来,却并不开口。

    对方也没说话,于是耳朵里的沉默,胶着地僵持着。

    好半晌后,电话那头才传来一个小心翼翼,试探的声音:“向……南?”

    向南简短地嗯了声,算作回答。,:/暖暖……

    会被向南这么亲昵地存在手机里的,只有一个人——可是她这么晚打来做什么?

    林夕来不及细想,下意识地就拿起手机,按住挂断键滑动,如愿以偿地停止了铃声。

    屏幕退回到锁屏状态,她捧着手机,指尖还心有余悸地颤抖,脑子里一片乱麻。她不敢想象,要是让他接到这通电话,两人重新联系上,会有怎样的后果。

    “你拿我手机做什么?!”

    向南不知什么时候洗完澡了,站在门口,冷眼看着她。他只在腰间围了条白色的厚浴巾,贲张的麦色腹肌上还残留着未干的水珠,刘海吹得半干,软软地垂在额前,半挡住眼睛。

    林夕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微笑:“刚才收东西不小心把你手机撞掉了,给你捡起来。”

    向南打量她一眼,心中揣摩着她这话的可信度。林夕向来狡猾诡谲,当初表面上跟温暖做朋友,实际上是为了要离间他们的恋情,她还刻意把温暖带进她的圈子,让温暖错误地去幻想那些她根本无法负担的东西。

    年纪小小就操纵人心至此,让他怎么能轻信她?

    几个大步上前,将手机从她掌中夺回,向南看了眼锁屏的状态,有密码保护,料她也玩不出什么花来:“以后别随便碰我东西。”

    林夕见他没现异样,暗自松了口气:“知道了。”

    谁知下一秒,手机就又响了。

    两人视线同时落在手机屏幕上,来电人依然是,暖暖。

    向南望着那个十年没有出现在他来电屏幕上的名字,陷入沉默。林夕咬住下唇,忐忑地观察向南的神色。这通电话,他到底会不会接?

    铃声催促地一直响,向南始终没有动作,墨黑的眸子里,重重叠叠,是望不穿的迷雾。当初分手的情景仍历历在目,中间的十年恍如白驹过隙,只是一瞬,像电影里那些可以被快进的片段。

    彼时她那么决绝,现在又打来做什么。

    但这些年来他始终没换号,显然温暖也和他一样,保留着当初的号码。潜意识里,他也许希望有天,温暖会像现在这样打来。

    而且在这个时间,应该是生了什么事。

    向南拇指下按,滑动,将电话接起来,却并不开口。

    对方也没说话,于是耳朵里的沉默,胶着地僵持着。

    好半晌后,电话那头才传来一个小心翼翼,试探的声音:“向……南?”

    向南简短地嗯了声,算作回答。

    对方见他不多说,只好继续道:“是我,温暖。”

    向南沉默片刻,生硬地吐出两个字:“有事?”

    “抱歉这么晚打给你。”温暖说话时带着浓重的鼻音,像是刚哭过,手机里还有呼呼的风声,不像从家里打来:“我实在不知道该打给谁,想来想去,只有你能帮我。”

    向南一听就知道是出事了,声音沉下来:“怎么了?”话虽简短,但已不如之前那么冷硬。

    温暖带着哭腔说:“傅夜司在外面找了别的女人,我想跟他离婚,他不肯,我们吵了起来,他还动手打我,我现在从家里逃了出来,没带钱也没有地方可去。”说着顿了顿,软软地央求:“我知道很为难你,但你能不能……帮帮我?我真的没有办法了。”

    在听见温暖被打时,向南握着机身的手就逐渐收紧,眸中腾起怒火,理智全然断线,几乎立刻就说道:“你在哪?我来接你。”

    挂断电话,向南行动迅地穿衣服,林夕不知道温暖对他说了什么,只听到他说要去接她,胸口隐隐作痛:“出什么事了?这么晚,你还去接她?”

    林夕不问还好,一问向南就怒,眼角眉梢,全是淋漓的恨意,几乎咬着牙地说:“什么事?还不都是你造成的!”当初温暖和他分手,嫁给傅夜司,这桩悲剧对向南唯一的安慰,便是傅夜司看起来很爱温暖,十里红妆娶她过门,婚后一直无绯闻。

    她嫁个好人家,至少比跟在他身边受苦强,所以他放了手。但现在,出轨?!家暴?!

    林夕被他眸中的盛怒吓得退了两步,手指不由紧紧地扣上门框,指关节都泛了白。她大概明白温暖因为什么事打电话来了,还是关于傅夜司的绯闻。

    但把傅夜司出轨的责任,栽赃到自己头上,是不是不太公平?

    咬了咬牙,她鼓起勇气替自己辩解:“温暖嫁给傅夜司,是她自己的选择,没有谁逼过她。”所以温暖现在的不幸,不关她的事,不是她的责任。

    向南动作嗖地停住,一下子竟不知道如何反驳。

    安静了会儿,他收敛了怒气,声音也变得平静:“她当时犯了个错。”

    接着拿过车钥匙,径直擦过林夕身边朝外走:“现在她有机会改正。”

    改正……

    聪明如林夕,又怎会不明白改正两个字的意思,向南他,还是想要温暖回他身边。

    眼眶嗖地就红了,指甲深深地掐进掌心,才能抑制着不哭出来,她追着向南到玄关,拦在他身前,单薄的身子和他的高大对峙,被逼急了,曾经不敢问的,现在也能问出口:“那我呢?我要怎么办?”

    向南居高临下地注视着她,平静地看着她红得像兔子一样的眼眶,片刻之后,淡漠地说:“你如果想走,随时都可以,我从来没有强留你在我身边。”说完绕过她,抬手摁下了电梯。

    林夕眼泪唰地就落了下来,拼命咬住下唇,不让自己哭出声音。十年了,她在他身边贴心贴肺,做牛做马,因为欠他一条命,所以为他去死也愿意,可是却换不来他对她一丁点的爱,甚至挂怀……

    她忽然不知道,坚持的意义是什么。

    两人就这样背对背地站着,沉默,客厅没有开灯,落地窗外洒进来半片月光,清冷的银白色覆盖在两人肩上,让这个本该燥热的夏夜,变得像冰一样透凉。

    电梯门开时,林夕忽然喊了他的名字:“向南。”

    向南头微微朝她的方向侧了一点,梯内的灯光将两人的影子在地板上拉得老长。

    林夕顿了顿,声音有些空洞:“就算我,嫁给别人也没关系吗?”

    在心里很深很深的地方,好像有什么东西震了一下,出嗡嗡的回响。

    向南条件反射地将这股异样压制下去,他急着接温暖,根本没时间细想:“随便你。”说完就迈入电梯,两扇银色的门缓缓合上。

    门彻底关闭前,从狭窄的门缝中,他看见林夕蹲在了地上,抱头痛哭。

    坐在梳妆台前,林夕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眼里拉满血丝,两条干涸的泪痕清晰可见,眼底透着淡青色,看上去憔悴疲倦,状态糟糕极了。

    她安静地和自己对望了很久,慢慢地,慢慢地,嘲讽地勾起唇角。她可是林夕,现在怎么落到这种田地?

    深吸口气,她拿起手机,拨通桃芝的号码:“在哪儿?”

    电话那头传来震耳欲聋的舞曲,桃芝声嘶力竭地回答:“我在muse。”

    “我来找你。”挂断电话,林夕又打给邵孟:“二十分钟后我要用车。”

    邵孟住在盛世的另一个套间,本来已经睡下,在接到林夕电话后,他火从床上爬起来,利落地整装完毕,毕竟是当过兵的,扎实的底子还在。

    尽管是夏天,他依旧规矩地穿上西服衬衣,手上戴着白手套,提前到林夕的私人停车位前等候,身板站得挺直。

    不多时,便听见清脆的高跟鞋鞋跟敲击地面的声音,邵孟循声望去,不由眼前一亮。

    林夕久违地化了妆,肌肤细白如雪,唇上涂着常人难以驾驭的艳红色,像盛开的红梅飘落在冰天雪地,孤傲冷艳。一袭大波浪卷柔顺地垂在身后,修身的黑色小礼服尽情展示她玲珑剔透的曲线,v字领口低得恰到好处,露出白净修长的锁骨和部分莹润细滑,弹性丰盈的柔软。

    邵孟一时看得失了神,他已经记不清上一次林夕像这样盛装打扮是在什么时候了。张爱玲笔下,男人一生至少有两个女人,红玫瑰和白玫瑰,但是林夕一人,就可以完全演绎两种不同属性的女人,她可以妖娆,像暗夜绽放的玫瑰,亦可以清纯,像洒在床头的白月光。

    直到林夕在他跟前停住,邵孟才回过神来,赶紧替她拉开车门,并未多问一句。

    奔驰在午夜十二点开出盛世,夜色像黑绸缎一样滑过车窗,林夕靠在椅背,安静地望着窗外。想到向南不知在哪个地方,跟温暖在一起,她就感到窒息。

    随即摇摇头,把脑海里幻想出来的那些画面统统屏弃在外,她吩咐邵孟道:“开快点。”

    邵孟立马一脚油门踩到底,引擎出强劲的轰鸣,在通畅的道路上一路狂飙,很快便赶到了muse。

    muse也是暮景盛的产业之一,女明星嫩模富二代官二代的夜生活出没地。

    邵孟在前面开路,林夕轻车熟路地在阮桃芝的vip包间内找到她,房间里还坐了些陌生人,男的女的都有,看上去个个年轻,男的无一不有八块腹肌,女的都纤腰长腿,穿齐b小短裙。

    看见林夕推门进来,众人都没了声音,好奇地望着她。

    阮桃芝从沙上一跃而起,鹿一样撞进她怀里:“夕夕,你可终于来了,我想死你了!”

    林夕抱着自己的死党,这才心安了些,唇角牵出一缕笑:“我也想你了。”

    韩昭从沙上站起来,环视屋内一圈:“都出去。”声音不大,却不容抗拒,一屋子男男女女纷纷起身,鱼贯而出。

    韩昭早年是阮桃芝的保镖,现在是桃芝的男朋友,也是暮景盛的左膀右臂,暮家大部分产业都是韩昭在打理,加之他和桃芝是情侣关系,以后势必接手暮景盛全部的家产。

    待屋子里只剩他们四人,韩昭走过来,扶上桃芝的腰,将她软软搂进怀里,看向林夕的眼神通透了然:“想喝什么酒?”别后再爱

    ———————————————————————————————

    第6章完,您可以返回indexhtml

    别后再爱最新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