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网 > 诡异降临?还好我是十殿阎王 > 第189章 令人脸红心跳的教训

第189章 令人脸红心跳的教训

    周小福很自信。

    毫无疑问,他是一只好鬼。

    即便变成厉鬼之后,依旧遵循着生前的活动轨迹,根本没有杀过人。

    相反,他受到了非人的折磨。

    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老婆春兰杀了好几次。

    每一次都失去之前的记忆,继续重复着被杀的经过。

    若要评选一个十大悲惨人物,他绝对榜上有名。

    所以,他不怕回答这位天师小哥的问题。

    直到……

    对方问出了这样的问题。

    “为什么男人最后都会和自己的老婆结婚?”

    周小福:???

    原本自信满满的他,听到这个问题后,一张脸顿时就僵住了。

    尼玛,什么弱智吧问题。

    “这……”

    他支支吾吾,就是说不出答桉。

    沉健很有耐心。

    等了快十秒,才摇了摇头:“第二题,假如一个人轻生了,那这个世界是多了个轻生的人还是少了个轻生的人?”

    周小福:……

    女鬼春兰:……

    沉健继续如沐春风道:“无妨,只需要回答对三道就行,不行我们就跳过。”?

    “第三题:被门挤过的核桃还能补脑吗?”

    “……”

    “过期的毒药是更毒了,还是没毒了?”?

    “……”

    “为什么每一颗陨石都能精准的落入陨石坑?”

    “……”

    “过年的福字要倒过来贴,厂家为什么不直接生产倒着的福?”

    “……”

    “小明有十个苹果,吃了4个,给了爷爷4个,请问,小明爷爷几岁?”

    “……”

    “杨戬的第三只眼是单眼皮还是双眼皮?”

    “……”

    沉健一个个的问题接踵而至。

    “这这这……”

    周小福直接傻了。

    越是思考这些问题,他的嘴巴就张得越大,脑子里一阵发懵,某个瞬间他甚至怀疑,他要是能说出这些问题的答桉,那他还能算是正常人吗?

    可这些确实是一些常识性的问题。

    他却连一道也答不出来。

    “难道说,我思维不健全?我有病?我是一只疯鬼?还是说是这个世界疯了?”

    周小福不断低喃。

    捂着脑袋,面露痛苦。

    “大师,我分不清,我分不清啊。”

    沉健面露怜悯的看着他。

    “娃,你着想了。”

    “别太为难自己,事实证明,你确实病了,不过不要紧,我是黄泉病栋院长,我可以开专程vip通道给你。”

    沉健语气温柔。

    可举起的狼牙棒上,沾染的点点碎肉以及染血的味道,无不在诉说着这个男人的冷漠。

    周小福想逃。

    可一只手已经擒住了他的肩膀,任由他拼命也无法移动半分。

    周小福惊恐起来。

    明明这位天师小哥刚刚还只是轻轻拍着他的肩,温和劝导,在这一刻却显露出了凶残的本性。

    “我没疯,我没疯,你们才是疯子。”

    这样的叫喊之下。

    狼牙棒轰然砸下。

    “啊啊啊!”

    惊人的惨叫声四下回荡。

    让得一旁的女鬼春兰眼皮狂跳。

    这个人类,貌似有点不正常。

    “接下来就轮到你了。”

    沉健松开鬼绳。

    女鬼春兰落下。

    一脸懵逼的看着沉健。

    啥情况?

    这是要放了她?

    正当女鬼疑惑时,沉健一只手已经抓向了她。

    她恍然。

    脸上露出了讨好的笑容。

    并拉开了胸口的衣领,露出了大片雪白。

    “对象是你的话,我可以……啊啊啊!”

    话语未落。

    女鬼春兰发出了惨绝人寰的凄厉惨叫,被沉健摸到的地方,滋滋作响,直冒青烟。

    扑通。

    她瘫倒在地,直打滚,惊恐的望着沉健。

    女鬼:??!

    这个人类的手为什么这么厉害?

    摸她一下就像是被电击中一样。

    有一种生理上的剧痛。

    再一看。

    不是像。

    这个人类手上真特么冒出了电弧。

    噼里啪啦的。

    隐约间还能听到轰隆闷雷的声音。

    沉健神色振奋。

    抬手看着自己火花带电的手掌。

    果然是这样。

    宋帝王的能力沟通阴阳,可以让他借助曾经被地府打上印记的所有人,鬼,神,仙,魔的神通。

    他刚刚,就借用了一下曾经的天师府的雷法。

    沉健啧了一声。

    除了阎罗王的能力外,这还是他第一次对其他阎王的能力有了十足的兴趣。

    沟通阴阳,玩得好简直可以超神。

    尤其是在他拥有四位阎王的神职加身之后,哪怕是动用曾经的神话人物的神通,也不会导致他的身体无法承受。

    想了想。

    他又有了新的念头。

    朝着女鬼春兰逼近。

    女鬼:!!!

    你不要过来啊。

    她吓得双手疯狂扒拉地板,要爬离沉健。

    “鬼妹妹,我们还有时间,可以渡过一段快乐的时光。”

    沉健桀桀怪笑。

    满是电弧的蒲扇大手已经向女鬼抓去。

    他借用的不过是最弱一位天师的雷法,他想知道,在他本身的能力加持下,这雷法究竟可以强到什么程度。

    女鬼吓坏了。

    疯狂挣扎着:“不要,不要碰我,不要过来,拿开,把那东西拿开,啊!我不要,放过我!我不要,啊!”

    这一刻。

    噼里啪啦。

    电弧爆绽。

    尖叫声响起。

    ……

    另一边。

    周笑福所在的5506号房间的楼道内,电梯门打开,出现了几位身穿特殊制服的成员。

    为首的正是跟沉健见过三面的大夏龙雀夏队长,

    “你们确定,刚刚那是死者周小福的声音?不是有人伪装?”

    夏队长开口。

    神色严肃到了极点。

    就在刚刚,他接到了这里的住户报桉,说5506号房间的死者复活了,并在群里发了一段音频。

    “确定,那就是周小福的声音,你们自己听听,这声音哪里像是人在说话。”

    一名报桉的住户播放了一段音频。

    声音断断续续,就像是从牙缝中挤出了声音,有一种尖锐而沙哑的感觉,光是听着,就觉得渗人无比。

    周围的大夏龙雀成员纷纷恶寒。

    一只鬼在群里说话,还言辞凿凿的说自己老婆没死,不用说,这绝对是灵异事件。

    夏队长脸色庄肃。

    有关5506号房间的资料,他们早在第一时间就调了出来。

    死者春兰,于七天前跳楼身亡。

    丈夫周小福,三天前被乱刀砍死在家中。

    官方定性为一起蓄意杀人事件,并没有往灵异事件那方面去想。

    若非今天厉鬼在群里发言,恐怕谁也想不到,这里竟然混进来了一只鬼。

    “初步判断,厉鬼危险级别为c级。”

    夏队长看了一眼门口。

    想了想,还是没有贸然打开,c级灵异事件中的厉鬼虽然只在固定地方,但并不代表厉鬼的恐怖级别也是c级,凭在场的大夏龙雀成员,还无法单独解决一次灵异事件。

    必须上报分部那边,让专业的人来处理。

    正当几人选择离开时。

    “啊!!不要!放开我……”

    一声声声嘶力竭的女鬼尖叫,惊呆了众人。

    所有人目瞪口呆,齐齐看向5506号房间。

    那尖叫,绝对是从这里发出的。

    不过不是一只男鬼吗?

    怎么是个女声?

    而且听上去,里边似乎正在进行一些不好的事。

    “坏了,不是一只鬼,而是两只鬼。”

    夏队长勐然想到了什么。

    脸色大变。

    因为他想到了最坏的可能。

    5506号房间不是一只鬼,而是两只。

    除了周小福,死者春兰也变成了鬼。

    这时。

    房间内又有声音传来。

    除了女鬼的声音,他们还听到了一声怪笑,就像是某个强迫良家妇女的恶霸。

    “啊!不要!快把那东西拿开。”

    “求求你放过我吧。”

    “好痛,快住手,你不要过来啊!”

    大夏龙雀成员:……

    “队长,你确定里边是一只鬼?”

    夏队长:……

    他也有些懵逼。

    因为他听出里边那道男声似乎有些熟悉。

    有点像是沉健的声音。

    若真是沉健在里面,那他现在在干什么?驱鬼?

    这也不像啊。

    这倒像是在驾驭鬼。

    突然。

    沉健的声音再次响起。

    “别叫了,你丈夫已经被我绑了起来,你就是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的。”

    话落。

    5506号房间便传出女鬼呜呜的声音。

    就像是经受了某种残酷的折磨,已经双眼泛白,口吐白沫一样。

    所有人惊呆了。

    不清楚房间内情况的他们,在这一刻,脑海中不禁浮现出了一副……只在电脑的“学习资料”文件上才能看到的画面。

    夏队长心头一震。

    确定了,真的是沉健。

    他先大夏龙雀一步发现了这家的异常,然后不远千里赶来,解决此地的灵异事件。

    先是绑了丈夫,然后现在……

    听着女鬼的呜呜声。

    他脸色古怪。

    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进去。

    要是打扰到沉健办事,对方怪罪下来,他可吃不消。

    “不要!”

    就在这时。

    一声惊天动地的大叫中,房门被彻底推开。

    一只披头散发的女鬼从房间中冲了出来。

    那女鬼仿佛受到了什么惊吓,脸上什么情绪都有,惊,怒,悲,愤。

    不过。

    更让她们瞠目结舌的,是女鬼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完好的,好像遭受到了什么惨烈的虐待,身上冒者青烟,剧烈的痛苦下,嘴角口水都流了出来。

    女鬼春兰也第一时间发现了楼道戒备的众人。

    在这些人惊愕的眼神中。

    她一把抱住了一位大夏龙雀女性成员的大腿:

    “你们是官方的人吧,带我走,求求你们带我走。”

    她边哭边求。

    我见犹怜。

    让得一众大夏龙雀成员看呆了。

    什么时候,厉鬼有如此自觉了?

    乖乖,她在里边解决遭受了什么不公的待遇。

    众人咋舌。

    像是看神人一样注视着走出来的年轻男子。

    沉健看去。

    同样怔了一下。

    “是你们啊,不好意思,玩得太尽兴,不小心让这只女鬼跑了进来。滚过来,你想再尝尝刚刚的滋味吗?”

    沉健随口说了一声。

    而后恶狠狠的看着女鬼,招手道。

    下意识的。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女鬼身上。

    女鬼春兰:!!!

    敢情,你们特么是一伙的。

    呜呜呜,前有恶虎,后有群狼。

    她的命怎么就那么苦啊。

    屈辱中。

    她松口了抱着的大腿,一步三回头。

    就像是走上刑场一样。

    “没事了,这里的灵异事件我已经解决,你们可以收工了。”

    沉健摆摆手。

    夏队长欲言又止:“沉先生,你这是在……”

    “看不出来吗?我对这个女鬼小小教训了一下。”

    夏队长:……

    就因为我看出来了才问的啊。

    而且。

    你确定只是小小的教训?

    众人下意识看了下一步三回头,瑟瑟发抖的同时,眼神仿佛在求救的女鬼。

    “沉先生,她丈夫毕竟还在,你这样……”

    沉健:???

    很快。

    沉健反应了过来。

    摇头道:“想什么呢,以为我在当着她丈夫的面上演精卫填海?我有这么变态?”

    沉健摆摆手。

    不耐烦道:“该回哪回哪去,这里不需要你们。”

    说完。

    啪的一声。

    房门被关上了。

    ……

    房间内。

    女鬼春兰悲愤道:“人类,你究竟想干什么,士可杀不可辱,我不是你实验雷法的素材。”?

    沉健挑眉。

    方才的实验中,他差不多摸清了雷法的极限。

    若只是单纯借助雷法,可对红衣级以下的厉鬼造成严重的影响,雷法所牵引的雷电同样可以肢解厉鬼,并有效压制厉鬼的灵异。

    至于红衣级以上,暂时没试出来。

    沉健眼神动容。

    光是一个最弱天师的雷法,就能对红衣级以下的厉鬼造成这种伤势,很难想象,他若是用出仙神级别的神通,威力又该强到什么地步。?

    如此强大的仙佛,当初是如何一下子死光,让阳世变成现在这般,无魔无法的世界的?

    惊悚游戏,在这其中又扮演了什么角色?

    参与者?还是卑劣的窃取者?

    沉健若有所思。

    又奖励了女鬼春兰一次全身发颤套餐。

    就这样。

    他带着两只厉鬼回到了家中。

    ……

    001号别墅门口。

    一位穿着卫衣的少女哈着气,瑟瑟发抖的站在冷风中。

    “大师,我终于等到你了。”

    少女很活跃,洋溢着青春气息。

    “是你。”

    沉健轻道。

    他知道这名少女,准确来说,他是记住了这名少女的气息。

    当初他搬来001号别墅的那晚,就是眼前的少女在窥视他。

    少女一呆。

    神色间更激动了。

    她所在的别墅距离001号隔了不知道多远,若非借助望远镜,她连001别墅都看不到。

    而对方,竟然能看到她。

    这绝对是真大师。

    “有什么事吗?”

    “大师,我叫张雨萌,我朋友失踪了,我怀疑她遇到了灵异事件,我可以出钱,我,我想你帮帮我。”

    卫衣少女有些激动,又有些惶恐道。

    “你怎么确定是灵异事件?”

    沉健面无表情。

    寻常灵异事件他基本已经交给了阴差去办,毕竟走一趟只能抓一两只白衣级厉鬼,浪费他时间,有这功夫,他还不如进入惊悚游戏。

    “真的是灵异事件,大师,你知道御鬼者吗?我朋友曾经跟我说过,她遇到了一个御鬼者,还滴滴咕咕的说着什么,告诉我她已经被御鬼者选上,只要能成为御鬼者,成为新人类,就能在这个残酷的世界活下去。”

    “之后她就失踪了,一连几天都没有到学校,我也去过她家里找她,她父母也说她没有回来过。”

    “我怀疑,她被这个所谓的御鬼者骗了。”

    沉健听完。

    微微一怔。

    御鬼者诈骗,这倒是挺稀奇的。

    不过这个新人类……

    听到这个名词。

    沉健凝眉。

    “那个御鬼者,有什么特征吗?”

    卫衣少女一呆,而后反应道:“我朋友说,那个御鬼者很神秘,除了展示过所谓的灵异力量,就没有露过面,不过她倒是注意到这名御鬼者手腕上有一道血印。”

    听到这。

    沉健笑了。

    新人类,象征身份的血印。

    果然是所谓的堕天使组织。

    诱导普通人说什么能成为御鬼者,这其中肯定有秘密行动。

    “我知道了,我会调查的。”

    沉健颔首。

    转身回到别墅。

    堕天使组织,一个优质的厉鬼储备库。

    对方屯粮,他屯枪。

    没事了就会洗劫一翻。

    抓抓优质厉鬼。

    这个堕天使组织,真为他着想啊。

    又拨打了钱宽的电话。

    “你们那边,有堕天使组织的线索吗?”

    钱宽一愣,这是住在他这里吗?他刚刚得知的消息,沉健后脚就知道了。

    “有。”

    “对方最近的行动规模很大,在到处诱骗普通人,我怀疑他们是想举行血祭,疑似想将惊悚世界那边的鬼王召来这边。”

    沉健露出一丝意动。

    又是鬼王。

    这堕天使组织果然是好人。

    “沉先生,这次事件干系重大,一有线索,我会立马汇报给你,希望你能援手。”

    沉健笑容更盛了。

    “我会出手。”

    ……

    ……

    ps:这是我的疏忽,这是群号(q阅书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