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战

    石块迅速飞进绿植丛中后,见里面没了动静,重影快速向里面冲去,想要看看里面被石块击中的到底是不是孙天。

    怎料,他距离那绿植丛还有不到半米距离之时,突然从里面伸出来一只狼爪,将他的身体给刺穿了。

    紧接着,狼人不紧不慢的从绿植丛中走了出来。

    重影微微一笑看着狼人,“我还纳闷呢,孙天怎么会这么厉害,原来躲在这里的,正是地隐二巨头啊,刚好,孙天跑了,将你的心挖出来,带回去向大哥复命,也是一样的。”

    话音刚落,被狼人手臂刺穿的重影突然变成了一团黑气不见了。

    狼人有些懵,这家伙的能力,怎么跟灭世邪皇有些相像。

    “哎 我在这里!”重影此刻,正好好的站在绿荫的墙壁上,“你以为你刚刚秒杀了我吗?刚刚你杀的只不过是我一个分身罢了。”

    听闻此话,狼人也明白了,为何刚刚重影被它的手臂刺穿后,还能一脸淡定与它交流了,原来刚刚重影这家伙,只是用分身来探的绿植丛。

    “郁莹,我们两个速战速决,我去与其战斗,你赶紧施放你的睡眠术。”重影见郁莹点了点头后,便冲着狼人冲了过去。

    狼人启用老鹰敏锐的视力,直勾勾的盯着重影逐渐的逼近。

    就在重影与狼人近在咫尺时,忽然重影变成了五个,狼人根本就没预想到这一情况,它随便对准其中一个重影发动了攻击,将这名重影给打散了,随即另外四个重影对着狼人头部,各挥一拳。

    狼人被打的向后退去了几步。

    紧接着,四名重影再次跟上,他们从身上各自掏出一块石头,对着狼人的身体弹了过去,四块石头迅猛的朝着狼人飞去,刺穿了狼人的身体,四个血窟窿清晰可见。

    重影见狼人跪倒在地,呼哧带喘起来,看样子刚刚那四块石头重创了它。

    “郁莹你先不用忙活了。”重影打断了正要施放睡眠术的郁莹,然后一脸得意的来到狼人面前,“哈哈,我还以为杀死鬼影螳螂冯明的狼人究竟有多厉害,没想到实力这么不堪一击,看来鬼影螳螂的实力还真是我们中合八人伍中最弱的一个啊。”

    中合八人伍!

    虽不知这个队伍是做什么的,但躲在绿植丛中的左颜,高洁,还有郑玉米包括异变成狼人的林不凡,都能听出来,这支队伍至少得有八人,不然怎么会叫八人伍呢。

    “重影,赶紧动身挖出它的异心,我们也好回去交差了。”站在不远处的郁莹督促重影道。

    “知道了。”

    重影从身上摸出一把匕首,月光照耀在匕首上,反过一道寒光,他来到狼人身后,高举匕首,想要从后面将狼人的异心挖出。

    怎料就在这时,狼人迅速转身,挥出一臂,狠狠的抡在了重影的身上。

    重影被打飞了出去,重重的砸在了绿荫墙上,全身骨头都被摔裂了,挣扎了半天也没能正起身子。重影这才反应过来,刚刚他是被狼人给阴了一下。

    他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赶紧异变,不然他将会一直瘫痪下去,只有发生异变,然后等异变结束后,他受伤的人体才能恢复正常。

    只见重影强忍着身体剧烈的疼痛,抬起手狠狠的一口咬在了手指之上,下一秒他异变成为了一只怪异的大虫子。

    它身高一米八,三根触角宛如天线一般,立在的头顶之上,脸上长有三对血红的眼睛,没有鼻子,咀嚼式口器,全身呈现黑色,共有三对空心前足。

    此怪乃是黑雾魔鬼巨型版。

    此时狼人身体上的四个血窟窿,已经恢复了。

    这次由它率先发动攻击,朝着巨型黑雾魔鬼冲去。

    巨型黑雾魔鬼将三对空心前足对准狼人,随即原本空心的前足里 ,忽然被不明黑色异物填满了,这正是它体内的有毒息肉。

    因为,巨型黑雾魔鬼属于细菌类的生物,它的食物就是吃人体内的有毒细菌,黑雾魔鬼有能分解这些有毒细菌的器官,名为解毒囊。

    解毒囊将这些有毒的细菌分解后,会将有毒的杂质顺着三对空心前足排除,这些杂质又硬又有毒,凡是被这有毒杂质刺伤的生物,将会感到全身麻痹,难以正常行动。

    嗖嗖嗖……

    巨型黑雾魔鬼,将三对空心足里的有毒杂质,全部向狼人射发而去。

    狼人也不知道,这家伙喷射出来的东西是什么,但看这家伙丑陋的样子,狼人感觉这个家伙多多少少是个毒物,还是小心一点的好。

    于是,在这些有毒杂质即将触碰到狼人身体时,狼人的主要思维林不凡,赶紧集中精力,用自我意识感受到了细胞体内,被激活的细胞体,它果断了选择冥火狼的形态。

    下一秒,狼人变成了冥火狼。

    那些有毒的杂质,刚一触碰到冥火狼的身体,就被它身上高温的火焰,燃烧殆尽了。

    此刻冥火狼脑中主思维的林不凡想,处于冥火狼形态时,在融合细胞房里其余细胞体的能力,会不会效果更强!

    跟着此想法,冥火狼融合刺猬的能力,下一秒它的身体长满了尖锐的刺,只不过这些刺上都染着蓝绿色的火焰。冥火狼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抱着巨型黑雾魔鬼,用身体猛烈的撞击着黑雾魔鬼的身体。

    开发出了“抱一抱”的极具残忍性的技能。

    黑雾魔鬼的身体,被冥火狼身上那些带火且尖锐的刺,扎的全身都是窟窿,绿色且黏的血液,哗哗的流落了一地。

    一旁的郁莹,见巨型黑雾魔鬼快要支撑不住了,赶紧双手生花,施放了十里飘香睡眠术。

    抱着巨型黑雾魔鬼猛刺的冥火狼,闻到此花香后,顿感一阵头晕目眩,停止了抱刺巨型黑雾魔鬼,而是晕乎乎的身体来回晃荡,有些站不稳,随时都有可能要晕倒在地。

    在又晃悠了几步后,冥火狼还是晕倒在了地面上。在冥火狼晕倒后,也就意味着控制冥火狼的林不凡也晕倒了,林不凡就不能在继续用自我意识维持异变状态了,所以他就恢复了人身。

    而躲在绿植丛中的的左颜,高洁,还有郑玉米也闻到了刺花香,均都出现了头晕的症状。

    “不好,这味道有毒,千万不可吸 。”左颜赶紧憋住了一口气,并用手捂住了嘴巴。

    郑玉米与高洁也纷纷用手捂住口鼻,尽量不去吸这香气。

    可高洁憋气能力太弱,还没憋到一分钟就不行了,赶紧吸了一大口空气,然后便昏睡了过去,睡的贼拉的香,口水也是哗哗的流。

    “重影,趁现在这个家伙睡着了,赶紧挖出它的异心。”郁莹收起手中的两朵花,停止了继续十里飘香睡眠术,并对已经异变成巨型黑雾魔鬼的重影道。

    巨型黑雾魔鬼,身体被冥火狼刺成了超级重伤,并且还差一点就刺到了它,长在两腿“之间”隐秘部位上的异核源。

    这要是真的被刺到了,可就不仅仅是没有了性福生活,那可是真的就直接丧命了,看来那“玩意”真的就是重影的“命”根子”了。

    重影因伤势过重,也恢复了人身。

    此刻的他也很虚弱,“咳咳”的连咳了好几声,他手持匕首,一个踉跄跪在了林不凡身旁,憔悴的脸上,那对双眼异常凶狠,他猛然将匕首高高举起,“臭小子,今晚差点栽进你的手里。”说着,便手起刀落,在匕首距离林不凡心脏处,还有0.01公分的时刻。

    躲在绿植丛中的左颜,早已拿出百变柄并调成了充能枪的模式,用她精确的枪法,对着重影的身体,开出了一枪。

    伴随着“砰”的一声!

    重影被射出来的充能弹,打飞出去五米开外,一半身子都被打没了。

    奄奄一息的重影,为了不失血过多死去,他触发了第二次异变,再次变为了巨型黑雾魔鬼 。

    左颜怕巨型黑雾魔鬼,朝着绿植丛中这发动攻击,这样会连累已经昏睡的高洁,和在一旁观战郑玉米。

    于是,她跳出了绿植丛中,这一次郑玉米没有丝毫拦住她的意思,脸上也没有丝毫的担忧,脸上还浮现出不明显的笑意。

    “我的傻徒弟啊,你我已经不是一路人了,为了你还未彻底看清楚师父的真实一面时,我希望你死于这次的战斗当中。”

    跳出绿植丛中的左颜,面对巨型黑雾魔鬼丝毫不惧,拿着手中的冲能枪继续朝着它的身体上射击。

    黑雾魔鬼身上被左颜用充能枪,打出好几个大窟窿。

    很快一梭子子弹打完了,正在左颜换单期间,郁莹找机会控制周边的绿植,趁其不备,将左颜手中的充能枪打飞,并将她捆绑了起来。

    刚刚被打了几枪的黑雾魔鬼,正欲对左颜喷射有毒杂质时,被郁莹拦了下来。

    “这个女子,留给我。”

    巨型黑雾魔鬼停止了动手,又恢复了人身,只因他此时已经连续两次异变,体力有些吃不消了,这感觉就如同一夜十次的感觉,让人超级疲惫不堪。

    重影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呼哧带喘起来。

    “我不行了,我太累了。”

    “那你就先休息一会吧,那个叫林不凡中了我的睡眠术 ,得睡到明天一早呢,你休息一下再去挖出他的异心。”说完,郁莹来到左颜面前,抬起白皙的手臂轻抚着她光滑的脸蛋。

    “好漂亮的脸蛋,这要是吸干了你的精气,那我的容颜,岂不会变得更美,更生动啊,上次因女翼伽㑚那个讨厌鬼捣乱,没能让我成功吸干了你,今晚你自己倒是送上门来了,那我就先谢谢啦。”

    说着,郁莹便伸出花蕊式的舌头,向左颜嘴里伸去,想要吸取她的精血。

    左颜丝毫没有害怕,只是眼睛向绿植丛中一处斜去。

    这要是在以前,她正遭受危险,郑玉米二话不说肯定会出手救她。

    可现在,左颜发现郑玉米躲藏的绿植丛中,根本一点动静都没有。这一刻,左颜绝望的闭上了双眼,看来她与郑玉米的师徒关系也算是走到了尽头。

    而她也知道二人关系,走到这一步的原因是为何。

    或许就是她知道郑玉米太多的秘密了,她在继续活在鸟笼里对于郑玉米来说,就是一个威胁,她此时的心,宛如有一千根针在扎一样。左颜怎么都没想到,自己跟了郑玉米这么多年,如今她却希望自己死!

    左颜一直视为郑玉米为母为师,可如今亦母亦师的人,却眼睁睁看着她即将奔赴死亡,还无动于衷, 这让她怎能咽下这口气。

    不甘心的左颜,一口咬在了郁莹伸来的舌头上,她将心里的委屈,不满,愤怒,不甘,全都发泄再了郁莹的舌头上。

    尽管郁莹被咬的,嗷嗷大叫,左颜依旧没有松口,反而越咬越狠。

    直至郁莹的舌头被咬断了。

    “呸!”左颜将咬下来的半截舌头,吐在了郁莹是脸上,双眼恶狠狠的盯着,捂着嘴巴疯狂乱叫的郁莹道:“怎么,被咬掉舌头的感觉很爽吧,你这个怪物在敢靠近我,我把你鼻子也咬掉。”

    “你竟然敢咬我,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郁莹很是愤怒,由于舌头没了半截 说话也不是很清楚。

    郁莹控制绿植扭成了一道鞭子,冲着左颜的身体猛抽了起来。

    左颜身上的衣服都被抽烂了,她依旧一声不吭。

    但有一点郁莹就是不动她的脸,因为郁莹还是很中意她的脸的,抽花了的话。郁莹会很心疼的,毕竟她还要夺走左颜那漂亮的脸颊呢。

    与此同时,重影缓的也超不多了,手持匕首再次来到林不凡身旁,高举手中的匕首,准备挖出异心。

    “住手!”左颜朝着重影大喊,“你不要动他。”

    郁莹边抽左颜边嘲讽道:“你先顾好你自己吧,看我今晚不抽死你。”

    忽然就在这时,远方飞来两枚羽毛飞镖。

    一枚将重影手中匕首打飞。

    另一枚,将抽打左颜的植物鞭子割断。

    这准头, 可谓是百步穿杨!

    “这……”郁莹感受到了这股熟悉的气息,“女翼伽㑚又来了。”

    话音刚落。

    半兽化的刘语晴从天而降,平稳落地。

    对着郁莹放下狠话,“我说过,谁都不许动我的左姐姐。”

    左颜看到刘语晴又一次来救自己了,心里那是无比的激动,甚至激动的都说不出话来了。

    “好,不动就不动。”郁莹不想与女翼伽㑚做过多纠缠,她与重影已经在这浪费太多时间了,心想还是赶紧办正事撤退吧。

    “重影, 赶快挖出这家伙的异心,我们赶紧离开这里。”郁莹督促重影道。

    重影捡起刚刚被打落的匕首,刚准备再次挖心时,女翼伽㑚在翅膀上,再次拔下一根羽毛射了出去,打飞了重影手中的匕首。

    重影气愤的看着半兽化是刘语晴道,“小娃子,你别太过分,我和郁莹没动你的左姐姐,你还在骚扰我们干什么?”

    刘语晴道:“那个人,你们也不能碰,那是我左姐姐最在乎的人,你们两个谁碰他,我手中的羽毛就碰谁。”

    没有体力的重影,此刻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跟女翼伽㑚硬拼肯定是下下策,不仅讨不到任何便宜,说不好还会把命搭进去。

    毕竟,他是知道女翼伽㑚,羽式,万千流威力的。

    “女翼伽㑚啊,你看我们之前都是同一队伍里的好队友啊,能不能……”

    “不能!”

    郁莹还想用三寸不烂之舌,劝说一下女翼伽㑚,怎料半兽化的刘语晴根本,都不给她这个机会,非常果断的打断了她的话。

    “好!女翼伽㑚你上次坏我好事,我已经如实禀告给大哥了,大哥听后非常生气 你今晚还要坏我们好事,真不怕大哥杀了你嘛。”见好言相劝,女翼伽㑚不吃这一套,郁莹又来硬的。

    一听到“大哥”二字时,刘语晴先是皱眉思索了片刻,似乎她还是有些忌惮这个“大哥”的。

    但和快,刘语晴似乎想到了什么,一脸坏笑的看着重影与郁莹。

    “我还真怕大哥来找我麻烦。”

    重影与郁莹听后,得意的笑了起来。

    郁莹一脸不屑的看着刘语晴,“既然,你这么怕大哥的话,那就不要妨碍我和重影取异心。”

    说着,二人又准备忙活起来,取林不凡的异心。

    “等等!”刘语晴打断二人,“我说我怕大哥找我麻烦,但我可以不让你们二人回去跟大哥报信啊。”

    听闻这一番话,重影与郁莹神情都紧张起来。

    重影强装镇定道:“女翼伽㑚,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不要乱来,你不一定打的过我和郁莹。”

    “那就试试吧!”说着,刘雨晴控制翅膀,朝着二人射去数只羽毛飞弹,基本上把翅膀上的羽毛都射了出去。

    郁莹有控制绿植的能力,她控制周边绿植形成绿荫墙, 想要挡住飞来的羽毛飞弹,只可惜这些羽毛太过坚硬,很轻松的就能刺穿这些绿植组成的墙。

    郁莹身体多处被羽毛飞弹刮伤,胸前还中了两枚羽毛飞弹,现在的她可谓是伤痕累累,本想借着有绿荫墙做掩护,带着重影一起逃跑的。

    怎料,重影更惨,双腿被刺进了十多根羽毛飞弹,已经无法走动了。

    郁莹让重影赶紧异变。

    可重影早就没了气力,今晚已经异变两次了,无法进行第三次异变了,他苦苦哀求郁莹不要丢下他,一定要带他一起走。

    郁莹尝试着拖动了一下重影,他实在是太重了,加上郁莹身上也多次负伤,只好抛下了重影,自顾自的灰溜溜的逃跑了。

    重影见到这一幕,心里是拔凉拔凉的,“郁莹,你我十多年的搭档,你说抛弃我就抛弃我,早知道这样,当初就不该让你轻易的得到我。”

    刘语晴见郁莹逃跑了,先将左颜松了绑,随后去追郁莹了。

    左颜见重影此刻已经没有了攻击能力,便找来几根相对来说比较结实的藤条,将他给五花大绑了起来。

    重影也因体力不支,昏睡了过去。

    因为连续异变是非常耗体力的。

    …………

    次日一早。

    去追杀郁莹的刘语晴一直未能回来。

    几人只好先行离开了孙天的隐秘基地。

    林不凡与左颜押着重影,来到了调查兵团的营地内的询问室里。

    想要从重影口中问出一些什么。

    但郑玉米很是反常的,将这个询问的任务交给了自己,将林不凡与左颜给清了出去。

    “你们两个怎么也出来了,你们不去询问重影嘛。”早就站在走廊里等候的高洁,见到林不凡与左颜也出来了,便向前询问情况。

    “郑教授,要自己亲自审理。”林不凡道。

    “她既然要审,那就让她去审好了,刚好我还可以图个清闲。”左颜阴阳怪气道:

    “她是怕我们审理不明白,还是怕我们审理出一些我们不能知道的事情啊。”

    林不凡与高洁觉得左颜有些反常,她之前可是很尊重郑玉米的,很少在背后议论郑玉米,怎么今天她还生起了郑玉米的气了。

    而且她说的这句话,貌似话里有话啊。

    “左队长,你可小声点,别被郑教授听到。”高洁劝说道。

    左颜瞟了一眼审讯室,“听到就听到呗。”

    说着,她便气冲冲的扭头离开了。

    只留下林不凡与高洁一脸懵的站在走廊里。

    时间过去了很久…………

    现在已经到中午了。

    审讯室里的郑玉米还没有出来。

    站在走廊外的林不凡与高洁,边吃着从食堂打包回来的饭菜,边相互交谈。

    “这起码得审讯几个小时了,怎么这教授还没有出来呢?”高洁问。

    林不凡摇了摇头,“不知道,可能重影啥也不说呗,此时郑教授正在与他僵持着呢呗。”

    “林不凡,高洁。”这时走廊外的左颜正在向二人招人。

    二人,拿着盒饭走了过去。

    “怎么了?”林不凡问。

    左颜一脸严肃看着二人,“刚刚我掐指算了一下,孙天这会已经被刺杀了。”

    二人一脸惊讶的看着左颜,随即脸上又都由惊转笑,高洁扒拉一口饭,边咀嚼边道:

    “左队长,你可别开玩笑了,你还有这本事。”

    林不凡跟着附和道:“你怎么不盼望着孙天好,老是盼着人死。”

    左颜只是微微一笑,“你们两个不信算了,但一会你们绝对会信我的。”

    话音未落。

    只见有一位,身着黑色西服的男子,急匆匆的来到左颜面前,“左队长,有紧急情况找郑执长,你知道郑执长所在何处嘛。”

    左颜没有告诉此人,郑玉米在哪,而是先问他找郑玉米何事。

    该男子有些为难不愿意说。

    左颜哼笑道:“是不是天老的死讯!”

    男子大吃一惊,“左队长,你怎么知道的?”

    林不凡与高洁见男子如此反应,也大吃一惊,纷纷看向左颜。

    二人怎么也没想到,左颜刚刚真说中了,孙天竟然真的挂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