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网 > 一剑诛邪 > 第二百五十六章 勾陈五破和血脉精魄

第二百五十六章 勾陈五破和血脉精魄

    血色光柱散发着暗红光芒,好似给天穹染上了鲜血的颜色。

    狂风呼啸,呜呜作响,依旧吹不散浓郁的血腥气味。

    不远处,元夜肉身四分五裂,金色血液喷溅出好远。

    巨齿剑虎、噬天恶蛟、白背猿、千尺蜈蚣还有金翅大鹏被杀,显露出庞大的真身,像是一座又一座山岳,趴伏在地面,喋血于此。

    元夜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被自己认可的诸位妖族少年至尊甚至包括他自己都会在此折戟沉沙!

    其他妖族少年至尊元神被灭,已经没有重生的希望。

    唯有元夜自己,元神还健在,只不过在搜魂神通下变得痴痴傻傻,不复以往高高在上,异常凄惨。

    这样的结果对于元夜来说,比杀了他还难受万倍!

    徐玉龙从来不是个心慈手软之人,动用搜魂神通,强行搜索元夜记忆,要找出那套恐怖的拳术神通!

    这门拳术神通异常可怕,竟然轻而易举便将他胸腔贯穿,差点儿就丢了性命。

    虽说差两处秘境方可炼成传说当中的混沌体,但他的肉身同样不可小觑!

    平常刚跻身法相境还未站住脚跟的修士根本破不开他的皮肉防御,遑论将他贯穿了!

    所以徐玉龙对这门拳术神通异常眼热。

    虽说他本质上是一位剑修,但是谁说剑修就不能打拳了?

    徐玉龙眉头紧皱,利用搜魂神通在元夜元神中疯狂寻找,片刻之后,脸上露出一丝振奋的笑容。

    只见一枚枚古老的金色文字顺着他的手指进入元神海,凌乱不堪的碎片开始重组,缓缓在他灵台上空组成一篇古老的拳经!

    徐玉龙大体浏览一番,表情变得十分兴奋。

    勾陈五破!

    此乃勾陈帝君长久观摩漫天星辰,看着星辰毁灭复又生,从而领悟的至高拳经!

    练至高深处,一拳可轰碎星辰!

    这门拳术神通共有五拳,五拳叠加,可将敌手的经脉皮肉骨骼乃至是元神轰碎成渣!

    仙宫境越阶斩杀法相境手到擒来!

    此乃勾陈圣族亘古不传之秘!

    唯有少数几位勾陈圣族顶尖的少年至尊才掌握此拳术神通!

    徐玉龙十分兴奋,嘴巴都快咧到耳朵根儿了,笑得合不拢嘴。

    “元夜这家伙,这么强也只是练就勾陈五破其中第一破——破甲!”

    “还有第二破破神,第三破破地,第四破破天,第五破破仙!”

    “勾陈五破需要搭配足够的修为方可施展,若是修为不够,反而会死在勾陈五破之下!”

    徐玉龙真的捡到宝了,眯眼看向痴痴傻傻的元夜,不怀好意。

    元夜虽然已经变成了个傻子,但也能感受到恶意,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徐玉龙再度将黑手伸向元夜,搜刮出了许多勾陈圣族的术法神通,却再也没有像勾陈五破这种等级的神通了。

    “切!”

    徐玉龙撇了撇嘴,把元夜元神镇压在元神海底,一脸嫌弃道:“看来也是个废物!”

    他已经彻底忘记被元夜踩在脚下疯狂蹂躏的场面了。

    “坏了!血色光柱还没毁掉呢!”

    徐玉龙一拍脑袋,顿时从喜悦中走出,急忙赶到血色光柱旁。

    血色阵纹已经蔓延得更加宽广,透露出的气息异常恐怖。

    空间彻底被禁锢,徐玉龙即便使用道韵也无法破开!

    他顿时想起了东方穹他们说的话,只要把勾陈仙鳞丢进血色光柱,便可将其毁灭。

    “莫非……这血色通路是用勾陈的血脉稳固而成的?”

    徐玉龙不知道,十地与九天的通道形成之后,一头万物境的勾陈圣妖献祭了自身血肉与元神,这才维持住通道没有崩溃!

    如果没有万物境勾陈献祭己身,是绝对没有办法做到的!

    徐玉龙深吸一口气,不再犹豫,掏出暗淡无光的勾陈仙鳞,卯足了劲儿丢向血色光柱。

    当啷!

    勾陈仙鳞被血色光柱弹开,掉落在地吗,叮当作响。

    徐玉龙弯腰捡起勾陈仙鳞,目光沉重,喃喃道:“莫非已经完成了……”

    他之前搜索元夜记忆,没有发现哪怕一丁点儿关于血色光柱的记忆,一片空白!

    徐玉龙不认为元夜能够做到放空一切,让他找寻不到关于血色光柱的记忆。

    唯一的解释便是有实力通天绝地的强者强行抹除了元夜记忆!

    “大人们……”

    徐玉龙神情一凛,顿时想起了元夜三番五次提起的“诸位大人”,心情无比沉重。

    “这些所谓的大人,究竟是什么存在……”

    徐玉龙恨恨的看了一眼血色光柱,转身来到狼九面前,眼神灼灼的看着他胸口的那枚黑血石。

    “元夜看见这枚叫黑血石的东西大惊失色……”

    “这头小狼既然能够躲避血色阵纹的感知,说不定知道些什么……”

    狼九经过一系列的战斗,斩杀巨齿剑虎,与几位不相上下的妖族少年至尊斡旋许久,早已到了强弩之末。

    此时他正坐在元夜的尸体前,兴高采烈的施展某种秘法,从元夜四分五裂的尸体中提炼出一头金色勾陈,如同黄金浇铸。

    那是元夜一身的血脉精魄,吞服能够提升妖族血脉浓度!

    提炼他人血脉精魄,乃是妖族修士司空见惯的提升血脉的方法!

    不远处,白婉宁同样手忙脚乱的提炼着金翅大鹏、噬天恶蛟、千尺蜈蚣还有白背猿的血脉精魄。

    很快,四位妖族少年至尊被她吸得一干二净。

    白婉宁看着掌中袖珍的血脉精魄,止不住咯咯直笑,胸前一阵波涛汹涌。

    徐玉龙笑眯眯的看着狼九,笑呵呵道:“忙着呢?”

    狼九脸色一僵,看了一眼掌心的袖珍勾陈,没有丝毫犹豫,捧到了徐玉龙面前。

    徐玉龙一愣,脸上笑容更甚,思索片刻,将元夜的血脉精魄捏在手心,笑道:“这有什么用?”

    “可以帮助妖族洗礼肉身,提升血脉浓度!”

    狼九眼中闪过一丝不舍,老老实实道。

    “对我有用吗?”徐玉龙笑问道。

    “我从未见过人族吞噬血脉精魄,也许是因为十地没有人族,”

    狼九想了想,猜测道:“极有可能没用!”

    “没用我也不能给你!”

    徐玉龙收起血脉精魄,努了努嘴,笑道:“那个女的,收了四团血脉精魄!”

    “都是妖族少年至尊,想来也差不到哪里去!”

    狼九一喜,急忙窜到白婉宁身边,伸出一只染血的爪子,闷声道:“给我!”

    白婉宁一脸警惕,将血脉精魄藏在身后,叫苦不迭:“我也是出了力的,不然的话你早就死了……”

    “最多给你两个,咱俩平分!”

    “可以!的确如你所说,没有你的帮忙,我也活不了!”

    “所以平分最好!”狼九淡淡道。

    白婉宁一脸疑惑,慢吞吞的将两团血脉精魄交给狼九,一脸肉痛,道:“原来你并不像外界传得那么心黑……”

    狼九黑着脸,一口将血脉精魄吞下,一脸舒爽,沉重的伤势顿时好了几分,冷哼道:“我风评那么差,第一次见面你也敢跟我背叛妖族?”

    白婉宁笑得像个小狐狸,意味深长道:“咱们俩又没有背叛妖族,背叛的是元夜他们!”

    狼九顿时瞪大了眼睛,叫道:“最毒妇人心,师傅诚不欺我!”

    “咳嗯!”

    徐玉龙清了清嗓子,缓缓走了过来,扫过二人面目,在白婉宁姣好的容颜上停留一瞬,便转了过去。

    白婉宁心中无比惊异,心道:“我施展了魅惑神通,无形之中气质与诱惑力提升数十倍,这个人族修士定力这么强?”

    “怎会对我视而不见?”

    徐玉龙急忙侧过头,心中火热,“这妖女勾人心魄,不过跟璇儿和静潼还差了点儿!”

    “那个,虽然我不知道你们两个身位妖族却要帮我一个人族!”

    徐玉龙拱了拱手,沉声道:“不过这番恩情我徐玉龙铭记在心!”

    “只要以后没有关于你们的坏消息传到我耳朵里,我就不杀你们!”

    狼九沉默良久,骤然抬起头,眼神灼灼的盯着徐玉龙双眼,一字一句道:“我先跟着你!”

    此言一出,不光是徐玉龙懵逼了,白婉宁也一脸的不知所措。

    “狼九,你疯了!”

    白婉宁沉声道:“你可知道你若是跟着人族,面临的会是什么吗?”

    “你这是背叛妖族,背叛十地,跟所有妖族做对!”

    狼九笑了笑,一脸的无所谓,“那又怎么样?”

    “人各有志,我觉得我的成仙契机就在于此!”

    “更何况,等到十地与九天再度接壤,一番乱斗之后,恩怨消除,还不是要着眼于成仙路?”

    “届时,人族与妖族定要守望相助!”

    徐玉龙一脸惊奇的看着狼九,不相信他这名妖族修士会说出这种话。

    难道妖族不应该都是仇视人族,要清算人族的“诡异”存在吗?

    白婉宁思索片刻,深深的看了一眼狼九,转头看向徐玉龙,娇声道:“我不想跟你走,你能放我离开吗?”

    徐玉龙想了想,取出剑胚,手指轻轻抹过剑身,露出森然牙齿,寒声道:“你以后会滥杀人族吗?”

    白婉宁感受到无尽杀意,缩了缩脖子,小脑袋摇成了拨浪鼓,胸前风情跟着晃荡。

    “不会不会!”

    徐玉龙收敛起一身杀意,将剑胚挂在腰间,笑呵呵道:“那我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不过你要记住,如果被我听说你滥杀人族,上我就算上天入地也要斩杀你!”

    白婉宁点头如啄米。

    徐玉龙挥了挥手,道:“去吧!”

    白婉宁如释重负,化作一道红色清风,缓缓消散。

    “哼!鼠目寸光!”狼九冷哼道。

    徐玉龙目不转睛的看着狼九,笑呵呵道:“你跟着我的事情先放在一边不提!”

    “你有没有什么办法毁掉这血色光柱?”

    狼九闻言,苦笑一声,道:“无能为力!”

    “就算黑血石能够屏蔽天机,却无法阻止十地与九天通道稳固!”

    “更何况,就算有办法,我也不会告诉你的!”

    说罢,狼九昂起头,与徐玉龙对视,一点儿都不怵!

    徐玉龙想了想,拍了拍手掌,转身离开。

    “反正已经无计可施,我也竭尽全力,努力过了!”

    “最终的结局依旧无法改变,那就跟我没有关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