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网 > 掌握八奇技的我才不是什么混血种 > 147.你们都是狗吧!?

147.你们都是狗吧!?

    2008年8月30日,纽约机场。

    顾北和老唐,还有腿脚依旧不怎么利索的楚子航,三人风尘仆仆的下了飞机。

    顾北还是低估了楚子航的血统,超规格的血统带来的超级自愈能力完全出乎了顾北的预料,现在除了不能尽全力动手以外,楚子航已经和没事人差不多了。

    要不是因为夏弥那小妮子不让楚子航下床,从而耽误了复健,楚子航说不定还会恢复得更好一些。

    至于为什么不让楚子航下床……

    顾北表示这绝对不是什么收费的节目,因为他能看出来,楚师兄元阳健在,小师妹的元阴也没有流失的痕迹。

    简单来说,这两位其实都还是雏。

    虽然在楚子航卧病在床的一周时间里。一人一龙也尝试过很多花样,毕竟龙性本那啥,到现在顾北一想起来就满脑子都是「拉丝」。

    岂可修,你们欺负绘梨衣不在我身边是吧!?

    硬了,拳头硬了。

    不仅拳头硬了,顾北感觉自己的奇门神盘都动了。

    说实话,如果不是因为已经有了绘梨衣,顾北绝对是会当场化身fff团,然后将这对男女施以火刑。

    南明离火的那种。

    不过还好这二位也是知道分寸的,越线的事情还是放了放。

    夏弥不让楚子航下床,纯粹是因为关心则乱,总觉得楚子航的伤还没有好全,所以严令禁止楚子航下床。

    顾北还从来不知道楚子航这个冷面杀胚还是个气管炎……好吧,其实这一点早就有端倪了,楚子航对于苏小妍可谓是言听计从。

    对妈妈好的男人也会对老婆好,对老婆好的男人大部分都是气管炎。

    气管炎·楚非常听话,夏弥不让他下床他就真不下了,然后耽误了复健,直到现在,走路还一瘸一拐的。

    虽然是自家师兄,但顾北觉得这货挺该的。

    三人什么行李都没有拿,和周围拎着大包小包的游客之间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一身轻装地离开了机场。

    走出航站楼,老唐站在大楼门口张开双臂大喊一声:“wele to new york.”

    四周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来,看到是两个少年和一个青年,都以为他们是第一次来美国,所以才会如此激动。

    不过他们只猜对了一半。

    虽然顾北两世为人,楚子航家境不错,但二人确实是第一次来美国没错。

    但这并没有什么好激动的。

    老唐激动的原因自然也不是这个。

    他可是纽约的老住户了,怎么会因为这点小事激动。

    之所以表现的情绪亢奋,那完完全全是因为在之前来的飞机上,顾北告诉他有关筹建哪都通北美分部和开通国际快运服务的事项。

    并且还许诺让他暂时作为北美分部的负责人,等后续的负责人上岗之后,再将他转为北美分区的临时工。

    如果是之前对于哪都通的内部结构不了解的时候,老唐还会对临时工这个称呼有些排斥,但是现在他对于哪都通的构成体系可能门清。

    临时工虽然并不能直接插手当地分部的权力体系,但是却拥有监察权,并且会作为各地分部的战力补充,同时还会干些见不得光的活。

    和老唐这个原·赏金猎人的职业完美契合。

    虽然老唐本身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抱负,非常知足常乐,但是能给自己兄弟帮上忙,老唐还是很开心的。

    不过建立分部什么的都是之后的事情,现在最首要的任务是找个地方住下。

    老唐在布鲁克林区的时候住的是筒子楼里的出租房。

    房间很小,还有些潮湿,一台方脑袋电脑摆在桌子上,除此之外,就只有一张简陋的床和一扇看不到太阳的窗户,头顶总是有列车飞过的声音。

    顾北和楚子航虽然并不介意这样的环境,但很明显,那种房间根本住不下三个人。

    倒不如说,住两个人都很勉强。

    而且,自从老唐离开纽约去东京参加聊天群网友线下见面会之后,已经一年没有回来过了,现在那间小破脏的出租屋里到底住着谁还要两说。

    所以,「借住熟人家中」计划,还没有实行,就直接胎死腹中。

    剩下的选择,要么住酒店,要么睡大街。

    虽然顾北本人并不排斥睡大街,但是却被楚子航和老唐两个人带着去了酒店。

    “你好,一间套房。”

    楚子航对酒店前台说道。

    三人都不是缺钱的主,楚子航有家财万贯的爹,顾北有家财万贯的干爹,手底下还有日进斗金的哪都通,老唐虽然穷点,但也在哪都通有挂靠职位。

    现在的哪都通可不仅仅是一个超凡组织,作为天朝第一家快运服务公司,凭借着优秀的管理,贴心的服务和条理清晰的制度占据了市场份额的八成,就连想跟风喝口汤的某丰某通都是赚的盆满钵满,更不用说行业龙头哪都通了。

    老唐只挂了一个闲职,一年下来也有几十万了。

    既然条件允许,自然也没必要住狭小的三人间,还是住舒服宽敞的套间为上。

    前台美女见过的帅哥也不老少,但是像楚子航这种程度的还真的罕见,一边为三人办理入住手续,一边红着脸偷瞄楚子航。

    楚·冷面男神·子·妻管严·航目不斜视,快速办理好手续,然后从前台手中拿到房卡。

    嗯?这房卡怎么有两张?

    楚子航拿起房卡看了看,发现手中的房卡背后还贴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一串数字。

    像是一串号码。

    楚子航愣了愣,转头看向前台,然后就收获了小美女的一个媚眼。

    楚子航:……

    这就是自由之国吗?长见识了。

    经过与奥丁一战,楚子航在言灵和炁上的造诣更深了,没有吟唱龙文,“灵”随心动之间,一丝火苗将写着美女前台联系号码的纸条烧成随风飞扬的灰尽,然后才拿着房卡回到顾北和老唐身边。

    三人上楼放好行李,准备休息休息之后在纽约玩几天。

    卡塞尔正式开课时间在10月份,但是新生一般会被要求提前半个月或者一个月入学,办理各种各样的手续,完成入学指导和选课,以及选择指导教授,进行各种各样的活动,力求尽快适应校园生活。

    这些对于顾北和楚子航来说自然算不了什么,别说校园生活了,就算现在直接拉着这两位上战场屠龙都能完美适应。

    所以对于这两位“新生”而言,自然就没有那么多冗杂的项目。

    这一个月的时间算是多出来的。

    原本楚子航打算用着一个月的空闲时间会家看看妈妈,毕竟他也好久没回去了。

    这次回去他还打算带着刚刚确定关系的女友一起,见见父母。

    但计划赶不上变化。

    干弟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悄无声息的摇身一变,成了卡塞尔学院特聘的编外教授,还是单独教学一门选修课的那种。

    这一下子就打乱了楚子航的计划。

    如果顾北只是一个普通学员的话,那他自然可以陪着楚子航一起回家,顺道看看干爹干妈。

    但是他这次提前一个月入学,除了学员的事项以外,还要完成教授的工作,制定课表和教桉课本,备课。

    所以对于顾北而言,他只有一周的休息时间。

    楚子航不愧是好师兄,听说之后果断放弃了带女友回家的计划,决定陪顾北一起提前入学。

    顾北非常感动,直言楚师兄和自己不愧是过命的兄弟。

    楚子航表示自己只是怕突然带个女朋友回去老妈可能会受不了。

    借口,蹩脚的借口!

    师兄难得傲娇一下,顾北决定不去拆穿。

    三人刚刚放好行李,顾北才想起来自己的手机还是飞行模式,关掉飞行模式之后,接着手机就开始叮铃哐啷乱响。

    顾北点开顺位第一,也就是发送时间最晚的一条消息,看了一眼发信人。

    好家伙,路明非。

    小老弟(备注):“老大,你们下飞机了没?花姐说联系不上你,让你收到消息之后尽快联系她。”

    弹出去,往下看,全都是花易逝发的消息,还有几个未接电话。

    花姑娘(备注):“下了飞机赶紧给我电话!”

    花姑娘(备注):“你还没下飞机?”

    花姑娘(备注):“你走的真是时候啊。”

    花姑娘(备注):“你走了怎么都不提前说一声?”

    花姑娘(备注):“你走了?”

    顾北把几个消息挨个看了一遍,没弄明白花易逝找自己什么事,正准备回个电话过去,突然眼珠子一转,给路明非飞了一个视频。

    现在国内时间是晚上七点钟,路明非应该是在哪都通总部学习异术。

    最近这货锻体之法到了瓶颈期,恰逢顾北把绘制符文的方法通过加密终端送到了哪都通总部的数据库。

    再加上路明非这货一直很痴迷那种随手掏出一大把符文,然后就能解决所有问题的高人,于是开始疯狂学习制符绘符的方法,天天学到半夜,甚至有时候直接通宵住在哪都通。

    弄的现在小胖子堂弟还怪想他的。

    不过小胖子堂弟最近也不胖了,体重回归正常,看上去就是一个有些婴儿肥的可爱少年。

    减肥成功,不仅是路鸣泽自己开心,连带着一直操心的婶婶舒心了很多,对路明非的态度都好了不少。

    可惜的是路明非现在更多是住在哪都通,女儿才会回叔叔婶婶那边住。

    不过两方的关系缓和得很好,颇有一种一家人的感觉了。

    顾北坐在套房客厅的沙发上,给路明非弹了一个视频请求,然后立马就被接通了,路明非那张大脸出现在镜头前。

    “喂,老大,你已经下飞机了啊?”

    顾北点了点头:“刚下,找了个酒店住下。”

    路明非把手中的黄纸放下,拿起手机来:“我这就带你去找花姐,你走的真不巧,前脚刚走,后脚花姐就找来了……”

    路明非还没说完,顾北打断了他:“等会等会,先别去找她,我有事问你。”

    “问我?”路明非有些诧异,“问我什么?”

    “没什么,你知道花姐找我啥事不?”

    听到顾北的话,路明非想了想,摇了摇头:“花姐没说,不过貌似事情挺大的,光我这里花姐就过来问了四次有没有你的消息了。”

    顾北了然:“这样啊。”

    “嗯,看上去挺急的,老大,你别挂,我去找找花姐。”

    “什么话,什么话?我好端端的怎么会挂?真是一点都不会说话。行了,这事你别管了,我自己给花姐去个电话。”

    “那样也行,那我挂了?”

    路明非话音刚落,他旁边就响起一个开门声,然后知道声音从电话中飘了出来,落进了顾北的耳朵里:“明非,你和谁打电话呢?”

    伴随着声音由远及近,一双葱白手臂抱住了路明非的脖子,少女的下巴也搁在了路明非的肩膀上,整个人靠着路明非看向镜头:“呀,师傅!?”

    顾北勉强笑了笑:“好久不见啊晓樯。”

    苏晓樯面皮还是挺薄的,一看是顾北,自然也不好意思在顾北面前和路明非表现得太过亲近,整个人从路明非身上弹了起来:“师傅,好久不见。”

    顾北看着画面中的两人,越看越难受,恨不得直接回机场买上飞东京的机票去找绘梨衣,让这帮家伙知道自己也是有对象的。

    虽然还没公开确定,但是二人的心已经贴近在一起,也就没啥区别了。

    不过这自然是不可能的,先不说顾北这边能不能去,就算去了,绘梨衣那边正处于抓内奸的关键阶段,万一自己去了打草惊蛇,让大舅哥竹篮打水一场空可就不好了。

    顾北看了一眼画面中的两人,对路明非说道:“挂了吧,我给花姐去个电话。晓樯,坚持修行,不要松懈。”

    苏晓樯像是被说穿了什么一样,脸色通红,说不出话,只能嗯嗯点头。

    路明非自然知晓其中缘由的,但是这里边的错也有他一份,自然也不好意思替苏晓樯开脱,只能哼哼两声,挂断了电话。

    顾北看着电话酸了一阵,正准备给花易逝打个视频,一旁的房间门打开了,楚子航穿着睡衣,左手端着杯子,右手捧着手机走出了卧室。

    看到顾北还在卧室,楚子航冲顾北点了点头,这个时候他的手机里也传出来声音:“你在那边照顾好自己,别感冒了。”

    楚子航道:“混血种不会感冒。”

    “那也不行,入秋了,多穿点。”

    “好。”

    “还有还有,不许靠近其他女人!”

    “嗯。”

    “还有……”

    楚子航一边应付着自家女友的查岗,一边给杯中的咖啡冲了水,然后端着咖啡回屋里去了。

    顾北看着楚子航的背影进入房间,然后关门,忍不住发出一声哀叹:“你们都是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