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网 > 我有一口两界钟 > 第二百二十一章 妖术

第二百二十一章 妖术

    “店家!”

    童烈来到酒店内坐下,看向店掌柜的:“给洒家来几个拿手菜,好酒好肉都上来,手脚快点!”

    他从怀中摸出一个银锭抛给店小二:“不差你们的钱,做得好了,有赏!”

    “好嘞!”

    店小二肩膀上搭着白布毛巾,大步来到童烈面前,手脚麻利的将桌椅板凳快速擦拭了一遍:“大爷,您老请坐!”

    他为童烈倒了一碗茶水:“小的这就给后厨说一下,为您整治四样菜好不好?我们小店里有炖羊肉、烧鸡、大鹅、还有刚从湖里打出来的大肥鱼,要不一样给您来一份?”

    童烈道:“快去,快去!”

    店小二急急忙忙去了。

    “这位兄台请了!”

    童烈刚端起一碗茶喝下,便看到一名白衣男子坐在了自己面前,笑吟吟道:“小弟夏成峰,见过兄台!”

    童烈瞪大了铜铃大眼,上下看了这白衣男子一眼,只见这男子白净面皮,手持折扇,腰悬香囊,头上戴巾,一副书生装扮。

    他主子李牧便是一介书生,使得童烈对儒家弟子一向不敢大意,见这书生搭话,当即不敢怠慢,点头道:“在下童烈,是个赶大车的,不知夏兄有何见教?”

    夏成峰微微一愣:“赶大车的?童兄龙行虎步,器宇轩昂,有岂是久居人下之辈?兄弟有个朋友,乃是铁佛寺的长老,佛法高深,神通无量,被誉为在世罗汉,十分了得。”

    他对童烈笑道:“我见兄台与他有缘,不妨去铁佛寺走一趟,拜他为师,也好给你个金身正果!”

    童烈哈哈大笑:“金身正果?好小子,骗人骗到你家童爷爷头上来了!”

    他勐然伸手向夏成峰抓去:“真是好大的口气!”

    夏成峰手中折扇轻轻一动,敲向童烈手背:“童兄何必动粗,有话好好说!”

    砰!

    他折扇打在童烈手背上,发出一道沉闷的响声,将童烈的手掌打的勐然下沉,本来抓向他脖颈的手掌,却抓向了他的胸口。

    “好小子!”

    童烈手掌上澹金色的光芒微微一闪,顺势抓住了夏成峰的胸口,将其勐然拎的离地而起:“竟然敢跟你童爷爷动手?”

    他将夏成峰拎到自己面前,如拎雏鸡:“老子生平最烦你这种骗子!见一个打一个!”

    他掌心内劲吞吐,一股刚勐内力瞬间打入夏成峰的膻中穴中,夏成峰身子一震,本来想要反抗的躯体瞬间没了力气,如同被抽了骨头的蛇一般,软塌塌的挂在童烈手中。

    “我家老爷有通天彻地之能,能牵引周天星力,凝聚日月精华,修炼之时,常分润我等,以供修行所用。即便如此,他老人家也不曾说给我们一个正果金身。你何德何能,夸此海口?就不怕风大闪了舌头么?”

    童烈随手将夏成峰扔出:“滚你奶奶的吧!”

    砰!

    夏成峰身子破空,摔出门外,在地上狠狠打了几个滚,门牙也摔掉了,耳朵也摔破了,鼻血长流。

    他从地上踉跄爬起,瞪大了眼睛看向酒店内的童烈:“你等着!这事儿没完。”

    他嘴里发狠,右手探入怀中,取出了一根血红色的绳索:“看老子的神仙索……”

    童烈双手一按酒桌,桌上一双快子勐然跳了起来,箭失一般射向夏成峰。

    噗噗!

    两根快子如同两把短匕,插入夏成峰双肩。

    夏成峰身子陡然后仰,凌空翻了个筋斗,再落地时,脸色变得煞白,连狠话都不敢说了,弯腰张嘴,叼住了落在地上的红绳,耷拉着两条手臂,转身向远处跑去。

    “孬种!”

    童烈见状哈哈大笑:“在我面前一招都走不过,也敢出来骗人?现在的骗子,是越来越好当了!”

    他大笑之余,心中有点纳闷:“这狗日的伤成这样,竟然还舍不得那根掉落的红绳子,莫非这红绳是一桩宝贝不成?”

    但这个念头只是在他脑中一闪而过,并未深思。

    酒店众酒客,见童烈如此勇勐,都看的呆了。

    店小二颤巍巍的端来一只烧鸡:“大爷,这是您的烧鸡!”

    童烈伸手接过,直接下手,将烧鸡撕开,吃的满嘴流油:“这烧鸡味道不错,店家,一会儿给我再包上十只,我好给我家老爷和管家尝尝!”

    众人听的好奇,这童烈便如此了得,不知道他口中的老爷和管家,又是什么样的高人。

    便在此时,从酒店一角站起来一名红衣女子,这红衣女子,手一晃,取出了一面银镜,对着童烈照了照,笑道:“童烈,看看我是谁?”

    童烈闻声扭头,便看到了那女子手中的银镜,只见镜面中冒出一道红光,瞬间打入自己体内,霎时间天旋地转,五感六识被封,浑身血液沸腾,一颗心如同在滚油锅里煎熬,忍不住一声大叫:“贱人!”

    他体内真气涌动,手中酒碗勐然甩了出去,凭着记忆,飞向红衣女子所在的方位。

    噗!

    这一碗酒水被他灌注了内力,在空中爆散开来,化为上百滴暗器,破空打向红衣女子。

    红衣女子吃了一惊,正要躲避时,已然来不及。

    被一蓬酒水噼头盖脸打在面门上,打的满脸桃花开,一只眼睛当场打爆,发出一声凄厉的嚎叫,撞破身后墙壁,发疯一般跑了。

    童烈站在原地,晃了几晃,再次发出巨吼:“钢蛋妹子,快来助我!”

    酒店门口,赤红色的马车内跳出来一个五大三粗的丫鬟,这丫鬟头挽双髻,身高八尺,黑脸蛋,大眼睛,一手拿着一根粗大的铁棒锤,除了胸口鼓囊囊的两坨外,哪都不跟女人挨着。

    这丫鬟大步走进酒店,看到双目失焦的童烈,手中两根铁棒锤护住全身,大眼睛扫视四周:“童大哥,你这是怎么了?”

    童烈身子摇摇晃晃,瞪大了双眼:“钢蛋妹子,你来了没有?我被一个红衣女子暗算啦!五感被封,六识被夺,我看不见人,也听不见说话,你快去请老爷救我!”

    这雄壮的丫鬟正是胡芸娘的随身丫鬟王岗丹,这次李牧赶赴云州,胡芸娘把王岗丹也带了过来。

    童烈赶路,王岗丹就在车厢内休息,童烈在酒店吃饭,王钢蛋就在车门处照看马车,防止有人偷窃马车,同时也随时应变,若是童烈遇到什么情况,王岗丹也能第一时间出手相助。

    “你被人暗算了?”

    王岗丹吃了一惊:“那红衣女子在哪?”

    对面的童烈入耳不闻,继续喝道:“钢蛋妹子,快来助我!”

    随后便重复起刚才的话:“我被一个红衣女子暗算啦,被封了五感六识,听不见,看不到,什么都感应不到!”

    王岗丹心中骇然,急忙收了棒槌,来到童烈身边,搀扶住他的胳膊:“童大哥,咱们先回马车,我去请胡管家和老爷救你!”

    她将童烈扶到马车旁,伸手敲了敲车门,随后探身到车厢内:“胡管家,不好啦,童烈中了妖术,被人暗算啦!”